《擬奇點態》[擬奇點態] - 第6章 去挖祖墳

2035年7月26日,下午2點10分。賀蘭山蘇峪口國家自然保護區。

「張大師啊,看看到地方了嗎?我要累死了。媽呀,受不了了。」

金手指馬六甲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說什麼也不肯走了。

張天師沒有理會他,捏着羅盤在山澗的一塊凸起的石頭上掐手算着方位。

康諾和李飛放下了背上厚厚的兩包行李,也攤在地上揉打着酸軟的小腿。倒是劉老師好像輕鬆的多,他牽着一隻大鵝撥弄着眼睛環顧四周饒有興趣的欣賞着風景。

康諾有意無意的問李飛:

「飛仔,你為啥會認識這幾個牛人啊?以我們的身份好像很難和這些人有交集吧?」

「咱倆雖然一個號子里蹲過,不過你對我的身世可不了解。也不怪你。我也從來沒給人說過。」李飛平淡的回答着。

康諾來了興趣,繼續追問道:

「呦,我突然好奇了。來講講。」

李飛思索了一陣,習慣的給嘴裏餵了支眼。還沒點上又想起來這是在原始森林裏。收了起來。半自嘲的語氣說了起來:

「我是孤兒,我從記事起就在福利院里長大的。聽王姨說我剛會走路的時候就被扔在了福利院門口。」彷彿差什麼東西,李飛還是往嘴裏餵了顆煙,沒有點燃。

「我十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叛逆了。福利院收留孤兒,偶爾也會收留暫時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和腦子不好使的走失人員。從小我就見識了社會上各種性別,年齡,行業的人,所以很早熟。那年六甲哥**欠了債,他被債主打到失禁。口歪眼斜。後來被丟在了福利院養活了一段時間。」

李飛看了看喘着粗氣的馬六甲,眼神里多了一份感激之情。

「護工看到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六甲,就讓孤兒里最大的我去服侍金手指的日常。兩個星期以後他逐漸恢復了機能。從小在福利院長大的我早已經厭煩了那裡的生活,所以我求養好傷的六甲帶上我一起走。六甲哥看我本本分分的照顧了他大半個月。心裏可能也有些感動,所以臨走帶上了我。從此我就和他街頭巷尾的討生活。雖然苦,但是自由。」

李飛的臉上由陰轉晴,康諾猜想着。孤兒院可能對李飛來說不只只是沒有自由那麼簡單吧。

就在李飛還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張天月打斷了他們兩個人的說話。

「老夥計們,我們好像迷路了。」

在幾個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張天月不好意思的從大石頭上跳下來。

「老祖宗對他的墓穴描述的很模糊。以前的地名我也對不上。我用分金術推算也沒結果。這裡雖然是保護區,可幾十前年這裡開發過。地理地貌不是自然原裝的了,所以我們迷路了。」

看着一臉委屈的張天月,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李飛抹抹眼角笑出的淚珠,對康諾說:

「怎麼樣?張大師初見時驚為天人。相處越久你就會越覺得這傢伙就是神棍。」

康諾直點頭:

「現在咋辦?我們回去嗎?」

李飛轉頭看着撫摸着懷裡鵝的劉老師說對康諾說道:

「聽聽老師的想法吧,他不動聲色觀察好久了 。應該有發現。這三個人裏面,就劉老師最靠譜。」

張天月和六甲已經把目光投在了劉老師的身上。老師微笑着說:

「道士,你不是剛也說了嗎?這都讓開發過。我們也從來沒聽說過賀蘭山出土過明朝的墓穴。所以很簡單啊。我們就朝人跡罕至的地方走就行了。這樣範圍就小的多了。」

幾人眼前一亮,對呀。這不就是個選擇題嗎?正面不對選反面不就完了。

收拾好行裝,五人拿出衛星全景地圖,標註出綠色植被和離市區最遠的幾個點。規划了一下路線就準備出發了。

就在幾人拿出砍刀整理好衝鋒衣的時候,周圍茂密的叢林,無數只鳥驚起後盤旋在空中嘰嘰喳喳的叫了起來。

看着詭異的一幕,幾人還沒反應過來。從東南方向就傳來一陣劇烈的爆炸聲。緊接着,幾人的腳下開始震動起來。山澗兩邊的山崖上鬆動的山石開始向下滾落。

康諾眼疾手快,準備一把拉過李飛朝山澗中間的森林跑去。可是李飛掙脫了康諾的拉扯反手把六甲拉着跑動了起來。張天月護着劉瑞祥老師躲在剛才他站立的大石頭後面。顧不上許多的康諾自己躲在了旁邊一顆環抱不下的大樹後面躲了起來。

地震很快就過去了,威力不是太大。掉落的幾十塊山石並沒有對幾個人造成什麼傷害。

不過劉老師躲避的時候沒有抱起那隻大鵝,可憐的大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