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奇點態》[擬奇點態] - 第7章 詭異天坑

狼毛山水庫是一座規模不小的水庫,它肩負着整個河東市的飲水、防洪、灌溉等諸多重大的任務。它坐落在河東市西南方向的半山腰上。離李庄煤礦不過十幾里遠。

此時的兩個中年人正在水庫邊上打着太陽傘悠閑的垂釣。其中的一個人可能是坐乏了,起身準備去撒泡尿。僵直的腿讓他一下沒站穩推到了插在地里的傘。就在他重新插傘的時候,不經意的一抬頭。驚恐的呼喊起另一位同伴來。

「我嘞個草呀,老邢你看天上那是啥?」

老邢順着釣友的手望去。

由於雖然是早晨十點多。可是太陽已經刺的人睜不開眼。就算如此,只見狼毛山上空的明亮太陽旁邊也能夠依稀的看到一架逃生艙尾巴拽着一一條長長的紅色痕迹向地面砸了下來。

下墜的逃生艙內,黑寡婦強制喚醒了自己的核心。她將自己與飛船連接以後操控着逃生艙內一具一米八高的機械人動了起來。那具機械仿人類的機械人將巴洛的懷中的人工智能核心取出以後塞進了自己的胸腔。待黑寡婦徹底掌握了這具機械身體以後,以最快的速度跨過兩個昏迷的航空員在操作台操作了起來。

「碰撞警告,碰撞警告……」逃生艙內的語音報警器還沒開始預警。黑寡婦一拳砸爛了它。安靜多啦,斯嘉麗小聲嘀咕一句。然後雙手拉起操縱桿。

逃生艙的左側尾翼是破損的,被完美設計的空氣動力機身現在反而很難控制。黑寡婦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機身總算停止旋轉。斯嘉麗看離地面不遠了。拉開了減速傘。可是依然速度很快,如果就這樣砸在地上。兩個宇航員絕難有生存的機會。沒辦法,斯嘉麗只能控制着飛船艱難的朝附近唯一的水庫迫降而去。

在兩個釣友目瞪口呆的表情中,逃生艙砸進了狼毛山水庫。巨大的衝擊使得水庫里掀起了三四米高的浪花,浪花捲走了垂釣的兩個人以後重重的拍在了水庫的的壩體上。壩體產生了肉眼難見的細微裂痕。

一具金屬機械人砸開了逃生艙的艙門,一手一個拎着兩個穿着宇航服的男人爬出了艙體。把兩個人的頭**湖水裡以後。

兩個航天員迷迷糊糊的才蘇醒過來。

「黑寡婦,這是哪?我們到華府了嗎?我要馬上向總統彙報。調整我們的衛星躲避碎片的攻擊。」

「親愛的巴洛上尉,很遺憾的告訴你,我們沒有在華府。我們現在在中國境內。我們的麻煩大了。」那具金屬機械人用機械的語音說著。

「我的金屬球還好嗎?我得看看」傑克準備起身,可是眩暈感和厚重的宇航服讓他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黑寡婦把機械臂的手指挑成刀鋒,割開了兩人身上厚重的宇航服。說道:

「一個連我都沒有權限觀察的金屬球,應該很重要吧。不過現在你倆要是不做點什麼的話,我們三個人可能都很危險。」

解除了一身厚重的束縛後,巴洛和傑克已經發現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們的逃離倉正在進水。要不了多久三人就要隨救生艙一起沉入湖底去了。

「你倆趕快游到岸上去吧,我這具機械體是為太空任務設計的,不防進水。要不會燒毀我的核心。你們到岸上以後看能不能尋找到船來接我。」

黑寡婦難得的嚴肅的對兩人說著。

「好的,小姐。等我拿着金屬球就出發。你能聯繫到華府嗎?想辦法他們來接我們吧,被中國**發現的話。這個金屬球很難解釋的。」

傑克從宇航服上拽下尿袋,包裹好金屬球後準備跳進湖裡遊走。

「不行,如果我沒猜錯。此時的太空發生了凱斯勒現象。不知道什麼原因。所有的衛星都在連環碰撞中損毀了。現在全球的無線通訊應該都失效了。」

巴洛和傑克失望的彼此看了一眼,開始向水庫邊上游去。

就在兩人剛剛游到岸邊,傑克就發現了不遠處一輛汽車拖拽着一艘小船。

「天父還是在保佑我們着的。」傑克興奮的喊着巴洛搭手放下小船去救斯嘉麗。

就在這時,天坑的地震波推了過來,原本已經有細小裂痕的壩體在地震中瞬間分崩離析。

狼毛山水庫決堤了。

斯嘉麗架勢不妙。瞬間跳進逃生艙里。關上了艙門。逃生艙隨着傾瀉而下的洪水衝下了山腰。洪水裹挾着四周的砂石樹木,形成了一股無可匹敵的山洪。沖向了下方剛形成不久的天空中。

……

蘇峪口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另一頭,前旗鄉的李庄煤礦的地下安全甬道內。

漆黑的沒有任何光線的甬道里。只有被黑色煤塵埋沒的頭燈還透漏一點點光線,一個人艱難的爬起。抖落身上的煤渣,用手摸索着帶上了頭燈。空氣中的煙塵還沒有散去,李長河猛烈的咳嗽了幾下。用手開始刨起了周圍被半掩埋着的同事。

「張帥,朱自強,馬小遠,劉萬里,孫丞丞。都還在嗎?」

隨着幾聲哎哎呦呦的**聲,幾個同事陸陸續續的回答着也爬了起來。

「大家都沒事吧?」

李長河繼續問道。

「我們都沒事,班長。」不知道誰回了一聲。

隨着幾盞頭燈匯聚在一起,甬道也亮堂了起來。

班長。張帥喊了一聲,你來看看李工吧。話音中略顯哭腔。

李浩此時已經被眾人從土裡挖了出來,只見他滿臉淤血。左臉框腫起老高。人已經深度昏迷了。

應該是被爆炸的飛石打中了頭部。李長河大致檢查了一下。他翻起李浩的眼瞼,發現眼球沒凸起和異樣的血絲。

「腦子裏面沒事,估計腦震蕩了。張帥,給他清洗下傷口。」

李長河看工友們都沒什麼大事,就對幾個人下了任務:

「孫丞丞你試着通過大家的手機和安全甬道內的座機想辦法聯繫地面人員請求救援。」

「朱自強你整理每個人身上的食品和甬道內的藥品。」

「馬小遠你去摸索着尋找可能的出口。」

「劉萬里你去檢查液壓起重設備是否正常。甬道有沒有坍塌的風險。」

作為二十多年的礦工,小的礦難李長河還是經歷過幾次的。看着幾個工友顫抖的身子知道他們現在嚇壞了。現在只有他自己要先冷靜下來。他可是主心骨。

手下都忙去以後,李長河顫巍巍的點燃一支煙,猛的吸了一口。開始自省起來。

照實說。這次爆炸他是有責任的,明明發現打眼時礦體成分有異樣。結果因為和技術員有矛盾而沒有彙報。

可是技術員是幹什麼吃的?他那高科技不是已經把所有的因素都建模預測進去了么?沒有專業的儀器我怎麼能確定那是什麼成分。這幫一天吃屎不打咯的領導,老子在這乾的好好的非要派個攪屎棍來。這下好了,捅出這麼大的簍子。哎,這上去要是被發現了不得去蹲號子。

李長河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浩。

就在李長河為自己打不平的時候。突然一道刺眼的光線射了進來。閃爍的頭燈昏黃的光線如同消失了一般。

甬道幾人眯着眼看向光線射來的地方。

劉萬里興奮的喊到:

「班長班長,來這邊。這應該能出去。」

就算有退路,可是這是地下四五百米的地方怎麼會有陽光呢?還沒來的及讓李長河想明白。

幾人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