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曙光》[你是我的曙光] - 第八章 瞎子就是瞎子,能做什麼?

  白菁依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消失。

  對盛思超點點頭,「盛大哥…」

  盛思超走過來,自然的牽住她的手,將身上的外套脫下搭在白菁依身上,「怎麼一個人樓頂上來,還穿得這麼少。」

  「忘了。」白菁依緩緩笑了笑,對盛思超道,「盛大哥,我們走吧。」

  盛思超點了點頭,瞥了眼立在一旁的龍易霆,神色未變,「龍先生,怎麼也在這裡?」

  「盛大哥…」

  白菁依感覺到一向溫文爾雅的盛思超情緒不對,低聲的喚了句。

  奈何她的聲音太小,盛思超完全沒有聽見,他眸光冷冷的落在龍易霆身上,聲聲質問:「龍先生,您似乎很不對勁,一直跟着我的未婚妻,這樣不好吧。」

  「我跟蹤她?」龍易霆瞟了眼兩個人緊緊握在一起的手,覺得刺眼的緊。

  剛才和他還巧笑倩兮的女人,轉瞬間,就成了別人的未婚妻。

  「難道不是?」盛思超步步緊逼。

  龍易霆瞥了眼白菁依,幾乎是嘲諷笑着開口,「我會喜歡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女人?」

  「你…」盛思超目眥欲裂,怒視龍易霆,「龍易霆,記住你說過的話。」

  白菁依咬着唇,在他眼裡她就是一個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

  為什麼…她會覺得心疼的難受,他本不該這樣說的,不該的。

  龍易霆說完話就後悔了,看着白菁依,欲開口解釋,「我…」

  盛思超打斷他,「龍先生,你不要忘記了你自己也曾經是一個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的盲人。」

  話落,拉着白菁依轉身離去。

  龍易霆看見白菁依臉上傷心欲絕的表情,心竟然抽着疼,目光愣愣的望着白菁依離開的身影。

  一夜無眠,白菁依在床上輾轉反側都睡不着,耳畔邊一直迴響着龍易霆的話,眼眶逐漸濕潤,她感覺到臉上全是淚水,白菁依用手抹掉了臉上的淚水。

  她想不明白,盛大哥都說過他曾經和自己一樣,為什麼他會這麼說。

  是被盛大哥氣急了,還是怎樣。

  可是為什麼他這麼說,她會覺得自己的心疼的厲害,不同別人輕視,藐視她,就是莫名的疼。

  疼的難受,疼得厲害。

  她在床上輾轉反側,直到下半夜時才漸漸睡了過去。

  早晨,欒思婷推開她病房的們,對她道。

  「大白,外面天氣不錯,我帶你出去走走吧。」

  白菁依的情緒依舊很低落,甚至沒有聽清欒思婷說的什麼,一直在出神發獃。

  欒思婷給她換了花,見她發獃,無奈喚道:「大白,大白…」

  白菁依回過神來,「啊?婷婷,怎麼了?」

  「我說要帶你去樓下走走,散散心。」欒思婷以為白菁依還在傷心盛母那樣對待她,勸說,「大白,你要是不開心,以後就搬出盛家來和我住,反正吃得少,也養得活你。」

  「噗嗤…」白菁依被她逗笑,忍不住調笑欒思婷,「對,你吃的可少了,只是每頓要吃兩個人的量。」

  「白菁依!」欒思婷鼓起腮幫子,拉着白菁依的手撒嬌,「大白,大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