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尊/逆天邪尊》[逆天邪尊/逆天邪尊] - 第6章你在隱忍?

今日是蕭澈的婚禮,他們如此作為,簡直是侮辱!

然而,蕭成卻施施然起身,笑了笑:「蕭烈,你可想清楚了,待你百年之後,養活你那廢物孫子的,是蕭家!」

轟!

蕭烈面色一白,如遭雷擊。

忽然劇變的氣氛,讓司儀蕭德瞬間滿頭大汗,他連忙尖着嗓子吼道:「新郎新娘送入洞房……各位貴賓請入宴!」

在耳畔不斷繚繞的鑼鼓喜樂聲中,蕭澈和夏傾月一同走入了蕭澈的小院。

侍女將夏傾月攙扶到床上坐着,隨後無聲的退出,關上房門。

房中頓時一片寂靜,夏傾月安靜的坐在那裡,無聲無息。

蕭澈站在門口,目視着門外的方向,眼眸之中一片陰霾。

「自己的爺爺被那麼欺凌,還是在你的婚禮之上。心中很不好受,對嗎?」

耳邊,一個輕柔中帶着清冷的聲音傳來。

蕭澈神情一動,夏傾月居然會主動和他說話,這讓他很是意外。

蕭澈側過目光,猶豫一下道:「你把鳳冠拿下來吧,那個東西太重,戴久了會很不舒服。」

按照天玄大陸大婚習俗,新娘的鳳冠必須由新郎親手摘下。

但之前欲攙扶她時被「冰」了那麼一下,蕭澈絕不願去再觸一次霉頭。

夏傾月素手抬起,那掛着珍珠流蘇的鳳冠被她無聲的取下。

頓時,一張絕美到讓人窒息的容顏,映在蕭澈的視線中。

她美眸抬起,在接觸到她目光的那一剎那,蕭澈的眼神頓時出現了剎那的獃滯。

「果然,名不虛傳……」蕭澈喃喃而語。

雖然他與夏傾月從小便有婚約,但除了年幼時的偶爾幾瞥,蕭澈因為自知玄脈殘廢,心中自卑自怨極少出門。

這還是他十歲之後,第一次見到夏傾月的真顏。

他無法去形容這是怎樣的一種絕代風華。

而且,眼前的夏傾月,和他同齡。

蕭澈無法想像,如若再過幾年,她會美到何等的境界。

而這個女孩,在今天成為了他的妻子。

縱然是有着兩世記憶的蕭澈,心神都出現了不短時間的迷離。

「你,和傳聞中的,以及我想像中的,並不太一樣。」

夏傾月走近蕭澈,眸光似水,唇瓣微啟。

「傳聞中的你玄脈殘廢,終生只能停留在初玄境一級。你因此體質孱弱,性格也變得自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