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 - 第2章 昏迷的婆婆

「長姐,不好了!」

「快醒醒,長姐,你不要再睡了!」

「裏面躺着一個人!」

蘇雁被驚叫聲吵醒。就不能讓她好好靜靜嗎?

「有人叫我幹什麼?」皺了皺眉,覺得這個弟弟十分煩躁,連眼睛都懶得睜開。

陳錦見長姐沒有動,以為她又睡著了,小手拚命搖晃她的身體,在她耳邊大喊。

「長姐,長姐,快醒醒!」

蘇雁被搖晃得頭更疼,正要發怒,陳錦又大聲說:「裏面,裏面有一個死人!」

死人?

蘇雁漸漸睜開眼睛,慢慢從石頭上站起來,身上蓋着的衣服滑落在地。凌亂的長髮披散及腰,她看了一眼地上的衣服,然後視線朝向驚慌的陳錦,冷淡地問:「在哪裡?」

「在石屋裡……」

小手指了指中間的石屋,不敢再進屋。

蘇雁神情平靜地走進屋,陳錦沒想到長姐竟然毫無猶豫地進去了,以前的她可是最膽小的,忍不住好奇,於是小心翼翼地跟着跑進去。

一進門,蘇雁看到的是滿地的泥石土塊,夾雜着新舊的野草。

木桌上滿是灰塵,椅子雜亂無章地擺放,一看就是常年不打掃不整理。

蘇雁最討厭的就是不愛乾淨,東西亂放的男人,屋裡髒亂的一切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她那粗野丈夫的日常生活。

現在她稍微感嘆一下自己還沒倒霉到極點,粗野丈夫去當兵了,至少自己不用和他一起生活。

推開屋裡另一個小門,裏面還有一間屋子。這間屋子和外面完全不同,地上有灰塵,可明顯能看出有打掃的痕迹。屋裡有衣櫃,梳妝台,還有一張床,床上躺着一個女人。

看到女人臉的同時蘇雁的面色一怔。

陳錦一進屋,看到蘇雁正把手伸向女人的鼻子,然後又把手搭在女人的手腕處。

「是死了嗎?」陳錦小心謹慎地問,大氣都不敢喘。

「沒死,就是呼吸微弱。」蘇雁收回手。

鬆口氣,才驚訝地抬眼問:「長姐,你怎麼會把脈?」

「一個男孩子一驚一乍的,像個什麼樣子。」蘇雁看他一眼,畢竟還是一個孩子,「剛剛是怕了?」

「誰說我怕了,我才不怕!我,我擔心長姐在石頭上睡太久着涼,我就是想讓長姐起來不要再睡了!」被當面揭穿,陳錦漲紅了臉,眼睛機靈一轉,立馬倔強地仰着腦袋,聲音洪亮,振振有詞。

蘇雁沒理他,而是盯着床上的女人看,第一眼見到女人的時候,蘇雁覺得和她得白血病離世的媽媽眉眼間有些相似,現在再細看,好像又不怎麼像了。

女人三十五六歲的樣子,五官精細,面容和藹,皮膚沒有血絲,神情卻很慈祥,身上乾乾淨淨的,屋裡也沒有難聞的異味,一看就是被人照顧的很好。

剛靈魂穿越的時候,她的腦袋昏昏沉沉,身體也僵硬沉重,總以為自己在做夢,一覺醒來,才發現那都是真實發生的。

蘇雁想起昨晚那個身材高大,肌肉結實的男人,頭髮蓬亂,鬍子拉碴,只有一雙黑眼珠在昏暗的燈光下一閃一閃。

他的動作粗魯,毫無柔情。

他說:「你是我花了十兩銀子買的娘子,你已經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