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 - 第3章 過分聰明的三弟

「你怎麼回來了?」蘇雁問陳錦。

屋裡出來後,她又坐回了院子里的石床上,這裡的風景好,空氣好。

低頭能夠看到山腳下的村子。那是原主之前住的地方,叫岩山村。而她現在住的石頭屋建在岩山的半山腰,岩山上唯一的住戶,也屬於岩山村。

「我怕長姐一個人孤單,回來陪陪長姐。」

「不去考秀才了?」

「我還小,還沒到考試的年紀,等過兩年我再去考。」

「也不去找雙龍縣的叔叔了?」

「長姐要照顧一大家的人,實在勞累,長姐知道的,我最是乖巧聽話,我留下,定能幫到長姐。到能考試的年紀我再去雙龍縣。」

陳錦這些暖心討好的話並沒有讓蘇雁心裏泛起親情。

「銀子呢?」

「長姐要銀子做什麼?」

「既然要陪我一段時間,我先給你保管,等你要走了我再給你。」

「長姐放心,我藏得很好。」

「你是不信我嗎?」蘇雁微微轉過臉,看着陳錦問。

「長姐操持家務定是很忙碌的,我自己的事就不要勞煩長姐了。」陳錦雙手護在胸前,身體不自覺向後挪了一下。

「我已嫁為人婦,鄉野村婦一枚,弟弟從小聰慧,以後投奔了叔叔,高中當官指日可待,定是前途無量。」蘇雁轉回頭,望着遠山,語氣冷冷淡淡,「弟弟現在是想與長姐劃清界限,連銀子都要分了嗎?」

「不,不,銀子交給長姐保管就是了。」見蘇雁生氣,陳錦的語氣立即有些緊張。

蘇雁伸出手,眼睛的餘光看到陳錦從懷中掏出銀子。

「長姐,你可要好好保管,不要弄丟了。」

「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蘇雁把銀子收到袖中,這可是她的賣身錢。

「長姐,那大高個呢?怎麼沒見他?」

「他是我丈夫,你的姐夫。」

「姐夫哪裡去了?」陳錦立馬改口。

「走了,當兵了。」

「他明知道自己要去當兵,為什麼還要娶長姐?當兵一去就是兩三年,生死未卜,這不是讓長姐守寡嗎?」

「他是娶我嗎?他是花的十兩銀子買我照顧他娘的。」

明知故問,蘇雁想起陳錦忽悠原主嫁人的樣子,都替原主痛惜怎麼能有一個這麼沒良心的弟弟。

原主三歲喪父,四歲有了後爹陳秀才,同年陳錦出生,一直自認為滿腹經綸、鬱郁不得志的陳秀才把自己的希望寄託於陳錦身上,對陳錦十分嚴苛也十分寵溺。

母親目不識丁,又是二婚,陳秀才自然不喜歡母親。若不是陳秀才屢屢考不中,也不會與家人鬧翻,離家出走,大概是走得急或是性格孤傲,出走也不帶銀子,最後餓昏在母親家門口。為感謝母親的救命之恩,陳秀才就成了原主的後爹。

陳秀才對母親一向平平淡淡,連同着對她前夫的孩子也十分冷淡,也很少讓陳錦和他們接觸,所以陳錦對原主的感情並沒有那麼深。只是原主心地善良又心思單純,對這個弟弟是掏心掏肺。

可在陳錦八歲的時候,陳秀才得病死了,之前靠着每年國家給陳秀才的五兩銀子生活費,再加上母親田地里種的糧食蔬菜,一家溫飽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