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 - 第4章 最窮的村子

蘇雁閉着眼睛,卻沒有再睡覺,她要安安靜靜地整理一下思緒。

這裡是百齊國,有兩百多年的歷史,現在是文治十八年。百齊國地大物博,東南面沿海,西北靠山,全國分為二十二個區域,包括十八個縣和四座城。

蘇雁所在的百溪縣在百齊國的最南面,也是面積最大的縣,可也是最窮的縣。

雖然百溪縣佔地面積最大,可多為高山或溪流,平地資源少,所以能夠大面積居住和種植的地方少,農作物的產量也不高,收入自然少,全縣的普通百姓幾乎只能維持個人溫飽,如果哪年來個天災,就要餓死一批人。

上次餓死人是在十九年前,整個百齊國整整三個月沒下雨。那年四王奪嫡,朝中大亂。第二年新帝登基,帝號文獻,年號文治。

而那年,百溪縣餓死的人卻最少,歸功於百溪縣起伏連綿的山巒和大大小小貫穿其中的溪流,那些溪流在巍峨的大蒼山和大雁山脈間千迴百轉,將百溪縣圍繞,滋養着萬民。百溪縣原叫蒼雁縣,自那年後,改為百溪縣。

岩山村位於楠溪鎮,是鎮里最窮的村,也是百溪縣最窮的村。自然而然,岩山村就是百齊國最窮的地方。

村裡一共只有四十五戶,一百三十二人。五年前還有一百五十七人,如今一年比一年少。

別的姑娘嫁人都要聘禮,岩山村的姑娘外嫁不僅不收聘禮還要帶上十兩銀子的嫁妝,所以家裡有姑娘且有條件的,能嫁外村幾乎都嫁出去了。

因為岩山村的田地資源少,村裡的每戶人家幾乎都只有一畝田可種植糧食,而如今,蘇雁家唯一的一畝地被村長霸佔了,這是一個大問題。要活下來,首先要考慮的就是最基本的糧食問題。

家裡還有一個把自己賣給隔壁村種田大戶當苦力的二弟蘇滿,一個一門心思考秀才夢自私自利的三弟陳錦,一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需要人照顧的婆婆,每一個都是難題。

還好不用考慮她有丈夫的問題。戰場上刀劍無眼,能不能回來都不知道。蘇雁不再費腦子想。

蘇雁能夠在腦海中搜尋到那麼豐富的資料,都是因為原主常年閱讀積累下的。

原主出生的時候,額頭的左邊有一個紅色的胎記,這給原主帶來很大的困擾。因為這個胎記,村裡同齡的孩子經常嘲笑欺負她,也因為這個原因,她自卑膽小不愛出門,這些年幾乎是足不出戶。

陳錦三歲,陳秀才開始教陳錦認字,原主也跟着學,後來陳秀才不願意教她了,她就自己看書。沒人和她講解書中的道理,可她把陳秀才的書都看了個遍。

後來沒書看的時候,二弟蘇滿就時常偷偷去和村長家的兒子借書拿給她看。陳秀才和村長一向不和,所以借的書她都是晚上偷偷映着月亮的光在看,不敢讓二弟之外的人知道。

「長姐,長姐。」陳錦推了推蘇雁。

「長姐,我做了青菜粥,你快起來吧。」

蘇雁睜開眼睛,站起身,見陳錦想拉她的手,先一步走在前面,徑自進了屋。

屋內已經擺好了三碗熱氣騰騰的粥。

蘇雁看到碗里的粥有綠色的青菜,還有細碎的肉末。家裡有米已經很難得,居然還有肉,原主記憶中只有過年過節才能吃上的肉,蘇雁第一頓飯就吃上,有點奇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