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 - 第5章 忙碌的下午

蘇雁端着粥進了裡屋,看了一眼床上昏迷的婦女,把粥放一邊,拿枕頭將她的頭先墊高,然後把床邊椅子上的牛角漏放進昏迷人的嘴裏。

她發現,將粥送入口中的時,昏迷人的喉嚨偶爾會動一下。

難道是身體下意識的動作?

或許她這個昏迷的娘真如丈夫所說的,只是睡着。睜不開眼睛,動不了身體。

如果找個好的大夫,不一定能救醒。

喂好粥,蘇雁沒有出屋,而是又給娘捏捏手腳和身體。

看着這張蒼白慈祥的臉,蘇雁想起了媽媽,她的動作又輕柔了一些。蘇雁的媽媽沒有這個娘幸運,媽媽生病的時候,怕她擔心,沒有告訴她,等她知道的時候,媽媽已經在重症監護室里滿身插着管子,看了她一眼就咽氣了。

「媽媽,如果是你就好了。」

蘇雁是無神論者,學的是電商經濟,可自己靈魂穿越後,竟也冒出這樣滑稽的想法。

她搖搖頭,將不切實際的想法拋之腦後。

半個時辰後,她從裡屋出來,又走進隔壁的房間,這是昨晚的婚房,也是她丈夫的房間,現在是蘇雁的房間了。

灰冷冷的石頭牆壁,灰土土的地面,一張木床靠窗擺放,一盞發黑的油燈擺在床邊的木桌上,一個敞開的衣櫃裏面僅掛着一張虎皮,其餘的衣服應該都被丈夫帶走了。

靠門的牆上有四個鐵鉤子,掛着一把大弓,一個箭筒,另外兩個鉤子是空的,原本掛着的東西應該也是被他帶上戰場。

鐵鉤下,還有一把大斧頭貼着牆。

她的丈夫,看樣子是個獵戶,靠打獵為生。

除此之外,房間內就只剩下一個小木箱了,這是原主全部的東西。

四季的衣服,針線,幾本書,還有十個銅板。

蘇雁將窗打開,把床上的被子抱到院子里曬了曬,又把房間打掃一遍。

回到裡屋,打開衣櫃,果然裏面有棉被。丈夫房間什麼都沒有,好的東西都在他娘的房間。

把曬過的被子鋪好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忙完了?過來給我生火。」蘇雁對陳錦說。

「長姐,我剛忙完,還沒坐下呢?」陳錦的屁股還沒落下,就被使喚,生氣地說。

「肚子不餓嗎?」

「不餓。」板著臉背對她。

「我本來覺得你下午那麼辛苦,做紅燒肉讓你嘗嘗鮮的,沒人幫忙燒火,大概也做不好吃……」蘇雁說著就朝廚房走。

陳滿聽到紅燒肉眼睛一亮,那可是幾年都沒吃過的大餐。

屁顛屁顛地跟着跑進廚房。

「我幫長姐燒火!」

原主的身體太弱,需要補一補。蘇雁醒來後,時常覺得渾身無力,大概以前都沒吃飽過。

廚房被陳滿整理的挺乾淨,東西歸置的也妥當。

蘇雁把新鮮的豬肉連皮帶肉切下四分之一做紅燒肉,其餘的四分之三拿鹽腌制,明天晒晒,可以儲藏更長的時間。

這裡沒有電飯鍋,只能用一個灶台燒飯燒菜,很費時間。

趁着切肉腌肉的時間,她先把米和菜放在鍋里煮。等肉處理好了,鍋里的菜粥也熟了。

半個時辰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