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農婦致富後只想收租度日] - 第8章 到陳田村要人

「長姐,剛才說得太好了,把錢思賢懟得啞口無言,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說的和做的從沒有一樣,只要他那個爹說不,他就立即改變主意。」

陳錦小跑跟上蘇雁。

「牆頭的草,沒有根。」蘇雁應了一句。

陳錦憤憤不平道:「他們家沒一個好人,母親明明就借了村長十五兩銀子,就算要收利息,也不能漲到三十兩。」

「二哥已經還了十兩銀子,他竟然還明目張胆霸佔我們的田地和房子,不過就是因為他是村長,整個村子都歸他管,他可以胡作非為。」

「長姐,我一定要當官,一定要做比村長還要大的官!」

蘇雁走了幾步就開始氣喘,原主的身體太弱了!

「有志氣,很好。」她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和陳錦辯駁。

有長遠目標,沒有錯,應該鼓勵。

「不過,現在我走得有些累,我要先休息一會兒。」蘇雁喘着說。

「長姐……這才剛出村?」

「慢慢來,不急,我們這一天能來回就可以了。」

「長姐,你確定你這樣我們晚上能回來?」

「要不,再走幾步吧。」

蘇雁和陳錦走走停停,走了半天也沒走到陳田村。要是腿腳利索的,一個時辰也能走到。

「把水拿來,我喝口水。」蘇雁坐在樹蔭下的石頭上,向陳錦伸出手。

及腰的長髮已經拿木簪挽起,額前沒有一絲碎發,這是已婚婦人的髮式。

已經結疤的傷口清楚可見。

「長姐,我都看到陳田村了,再堅持一下,到了我們再喝水。」陳錦看了一眼長姐額上的傷疤,卻見長姐毫無在意,神色泰然,好似沒把傷疤放眼裡。

這是長姐第一次毫無保留地把額上的胎記暴露在外。

「不行,我,我走不動了,實在太累。」蘇雁坐着不動。

「長姐!」

「你看這日頭都午時了,要不我們吃了再走?反正到了陳田村我們也是要吃飯的。」

「吃了午飯我們就走。」陳錦無奈地妥協。

「行,吃了我就有力氣走了。」

陳錦放下包袱,把水壺遞給蘇雁,自己拿出饅頭和肉,開始吃午飯。

蘇雁喝了口水,手伸向陳錦,「把饅頭拿來,我告訴你怎麼吃。」

「一口饅頭一口肉,還能怎麼吃?」陳錦嘴裏嚼着饅頭和肉奇怪地看她一眼,還是乖乖地遞上咬了兩口的饅頭。

「你看,先把饅頭分開,把肉汁先塗抹上,然後把肥肉和瘦肉放進饅頭裡。」蘇雁把肉夾饅頭還給陳錦,「好了,大口咬下去。」

陳錦半信半疑地咬了一大口,細細咀嚼,懷疑的眼睛漸漸發光。

「好吃吧。」蘇雁給自己也做了一個肉夾饅頭。

「嗯,嗯,長姐,明明是一樣的東西,這樣吃好像更入味更香更好吃了!」

「不要噎着,喝口水。」

「咳,咳……」

陳錦胃口大開,吃了三個肉夾饅頭。蘇雁吃了一個就飽了。她把剩下的一個包好放進寬大的袖中。

「長姐,這個是留着晚上吃嗎?」陳錦笑着湊近問。

「留給蘇滿的。」

「長姐,一直都想着二哥的。」陳錦的笑容立即消失。

「吃飽了,我們準備走吧。等下還有一場硬仗要打。」拍拍衣裳,站立起身。

「什麼硬仗?」

「這村子看着近,彎彎繞繞的,大概還要一會兒吧。」蘇雁望着近在眼前的陳田村,淡淡地說。

「長姐,你不是還想休息吧?」陳錦看不懂她要做什麼,以為她想偷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