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惡毒後娘她超凶》[農家惡毒後娘她超凶] - 第2章 誰不去誰是狗

    他們之前住的宅子就在村口不遠處,沈佳言走到宅子門口的時候,天色開始微微發白,村裡有那習慣早起去放牛拾糞的老農,已經要起身了。

    因此她這動靜,也沒驚動村裡的狗。

    輕輕的推了推院子門,居然沒有推開?

    沈佳言記得原身溜出來的時候,可是將門虛掩着的,怎麼現在從裏面關上了?

    猶豫了一下,沈佳言只能繞到院子的後頭去,那後頭的院牆年久失修,坍塌了一塊,勉強能容人翻過去。

    怕驚動院子里的人,沈佳言躡手躡腳的翻過院牆,輕飄飄的落在了原身繼子住的房間後頭。

    正要拔腳回屋,就聽到屋裡傳來低低的聲音。

    是繼女慕玥的聲音:「大哥,天都快亮了,那女人還沒回來,是真的不會回來了吧?」

    繼子慕天澤嗤笑一聲:「都這個時辰了,還沒動靜,想必已經跟她的姦夫一起跑路了,哪裡還會回來。咱們再等一會,天亮了,咱們就可以去尋里正了。叮囑你的話,你可都記住了?」

    慕玥拍拍胸口:「大哥你放心,我都記住了!見到里正我就拉着天潤一起哭,就說家裡半夜遭賊了,進來個強盜,把家裡值錢的東西和後娘一起都搶跑了,還把我們兄妹三個都打昏過去了——」

    最小的慕天潤,年紀太小,實在扛不住困意,迷迷瞪瞪的在打瞌睡,聽到阿姐喊自己的名字,一個激靈,人還沒醒呢,嘴裏就條件反射的喊:「里正爺爺,我疼,後娘,別,別打我——」

    那迷迷糊糊的小模樣,讓他的兄姐都忍不住又是心疼又是惱恨。

    慕天澤摸摸幼弟的頭,讓他靠着自己先眯一會。

    慕玥猶豫了一會,才小心翼翼地開口:「大哥,我們為什麼不說後娘是跟隔壁書生私奔了?要說她被強盜搶走了?」

    慕天澤冷笑一聲:「那女人水性楊花,爹屍骨未寒,她就勾搭上了別的男人,傳出去豈不是給咱爹戴綠帽子?被強盜擄走失了名節,說出去只能怪她命不好,就算以後她回來,這村裡也容不下她了——」

    「再等上幾日,等稍微太平些了,咱們賣了那些東西,就離開這裡——」

    慕玥連連點頭:「還是大哥你聰明,當初爹留下的那些東西,讓你交給那壞女人,還好你沒交,不然咱們連盤纏銀子都沒有了——」

    沈佳言在窗外直接給氣笑了。

    原身帶着三個孩子被趕出慕家,別的都不允許帶,只帶着可憐的一點嫁妝出來,這一年多來,吃喝開銷,那點嫁妝早就被折騰沒了。

    家裡連飽飯都快吃不起了,沒曾想這三個孩子,居然還偷偷藏着私房呢!

    小小年紀,就這般心計,真是不得了!

    屋子裡的三個孩子,被這大半夜突如其來的一聲冷笑,給嚇得縮成了一團。

    慕天澤年紀大些,抖着手推開了窗戶,一陣涼風吹了進來。

    就窗戶外站着的一個黑乎乎的身影,看不清面容,也不知是人還是鬼?

    頓時嚇得人整個都呆了,說話聲音都帶着顫抖:「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