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惡毒後娘她超凶》[農家惡毒後娘她超凶] - 第6章 飯飯,餓餓~

    灶屋裡,因為原主愛潔,倒是收拾得乾淨,東西都擺放得整整齊齊的,看着就順眼舒服。

    不過因為原主手裡的錢都花用的差不多了,這灶屋裡,米缸里也就剩下小半缸碎米,油只剩下了一壺底,鹽也只剩下了罐底薄薄的一層。

    別的調料更是沒有,柴火也沒剩下多少。

    也虧得這院子里當初就挖了一口井,她們搬進來後,請人淘澄乾淨了井水,倒是不用出去挑水去。

    灶屋旁的空地,被開墾了出來,種了一小畦蔥,胡亂的栽了幾株辣椒還有幾株黃瓜,黃瓜已經開始牽藤了,還沒來得及搭好架子,旁邊的蓊菜正當時,長得卻很是潑辣。

    沈佳言淘米下鍋,又掐了一把嫩嫩的蓊菜葉子,清洗乾淨後,將菜葉子切得碎碎的備用。

    鍋里的水開了,碎米有些沾鍋,拿鏟子細細的攪動開,一邊熬煮着,一邊攪動,免得粥米粘在鍋底糊住了。

    等到米粒熬得開花,抽出多餘的,只留下一根細柴火,蓋上鍋蓋,又熬上了一會,就看到熬出了一層白白的米油來。

    將切好的菜葉子倒入粥裏面,撒上一點鹽巴,攪拌均勻,香噴噴的青菜碎粥就出鍋了。

    找出一個乾淨的木盆來,將粥全部盛進去,又倒了兩瓢水到鍋里,免得鍋燒乾了。

    這才端起木盆,拿了一幅碗筷,就往自己屋裡去。

    慕家三兄妹被沈佳言毫不留情的嘲諷了一番,又氣又是羞惱,不過見沈佳言進了灶屋,心裏到底還有最後一點希望,也許沈佳言只是刀子嘴豆腐心?

    難道還真做好了飯,不讓他們吃不成?

    因此強忍着羞惱,就在院子里等着。

    等那青菜粥的香味被風從灶屋裡吹出來,勾得三人飢腸轆轆,尤其是慕天潤,口水都順着嘴角滴到了地上。

    也不哭也不喊了,咬着手指頭,眼巴巴的就看着灶屋,一步都不肯挪開。

    看到沈佳言將粥盛好,兄妹三人還保持着最後一絲矜持,等着沈佳言將粥端上飯桌喊他們去吃呢。

    結果就看到沈佳言端着那木盆和碗筷,眼角都沒帶瞟他們一下,就那麼回屋去了?

    眼看沈佳言都進屋要關門了,慕天潤含着一泡眼淚,就追了上去,嘴裏還喊着:「飯飯,餓餓——」

    剛跑到門口,就眼睜睜的看着沈佳言毫不留情的將門給關上了。

    慕天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才反應過來,飯跑了,頓時嚎啕大哭起來。

    慕玥又是心疼又是氣惱,還帶着幾分慌亂無措,將慕天潤扶起來,拍打他身上的灰塵,小聲的問慕天澤:「大哥,她是真的不管我們了?」

    慕天澤眸色黑沉,看着沈佳言關閉的房門,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

    之前的沈佳言,每一個舉動反應,都在他的預料之中,可從昨晚起,就變得捉摸不定了,做事說話都出乎了他的意料。

    慕天澤皺皺眉頭,思忖着,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讓沈佳言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呢?

    可他也沒功夫多想,畢竟旁邊還有個哇哇大哭的慕天潤呢,哭得他腦仁一陣陣的疼。

    揉揉額頭,再看看緊閉的門,外頭哭成這樣,屋裡卻靜悄悄的,沈佳言還是沒有出來,看來是鐵了心不會管他們了。

    抿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