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小悍妃:帶着全家討生活》[農家小悍妃:帶着全家討生活] - 第4章

第4章

通常陶氏替小孫氏傳話,老孫氏順便就說,那你替她干吧。陶氏又不懂拒絕,只好乾了。每次都是這樣。

「我是真有事兒回娘家,你娘幫我做一天,我以後再多幫她做一天。」

「三伯娘,同樣的謊話說多了,也就跟放-那什麼一樣,沒人當回事了。再說,你哪次說話算數了?所以,你老人家還是另外找人吧。」

小孫氏怒了,大聲罵起來:「大人的事兒,要你個小崽子管?就讓你娘幫我-干一天活兒,怎麼了?以前也不是沒幹過。」

「是呀,以前我娘沒少幫你幹活。我娘一邊看着弟弟,做自己的活兒,還要一邊幫你幹活兒,你輕鬆自在地去串門子。

不就是因為,奶奶是你親姑,向著你們三房嗎?

明天我就不讓我娘干,如果你不找妥人幹活兒,那一家老小和滿院子的小畜生,就都餓着!」

說著拉着走出來的陶非回屋去了。

十歲的顧春雨幫他娘罵人:「你個小賤-人,死丫頭,讓你欺負我娘,我打死你。」

顧梅朵轉回身哈哈大笑:

「臭小子膽肥呀,想打我,你過來呀!」

顧春雨還想罵,被她娘拉走了。

傍晚,大家幹活兒回來,顧老三喊着:「老四,你先給我提兩桶水來洗洗,然後再給咱爹提。」

顧家住在村東,門前二三百米有一條小河嘩嘩流過,幹活的人傍晚回來,一身的臭汗,挑兩桶水,回來洗洗,乾淨又解乏。河水溫溫的,洗澡正好。

因為傍晚經常有大姑娘小媳婦,趁天涼在河邊洗衣服,所以不能去河裡洗澡。顧家經常去河裡提水,只是這提水的人……哼哼。

顧老四毫無怨言地就要去拿水桶提水。

顧梅朵一直站在院子里,她就知道會這樣,因為以前不是爹提水,就是哥哥們提水。哥哥們才十二,多重的水桶,這些狼心狗肺的混帳家人。

「爹,水桶放下,讓三伯自己去提。他有手有腳的,幹嘛支使你?」

顧老三不樂意了:「你這丫頭,我就是讓你爹幫你爺提水的時候,順便替我提兩桶,怎麼啦?」

「不怎麼,自己的活兒自己干,你不提水洗澡,那就臭着。天天讓我爹伺候你,我爹幹了一天活兒了,你不心疼我還心疼呢。」

「爹,你回屋裡等着,我去提水給你洗。大哥,二哥,你們都等着,爹洗完了,你們洗,水我來提。」

顧老三大聲道:「那你爺爺的水誰提?」

「愛誰誰,誰願意誰去提。你孝順你去。」

說著,顧梅朵提着水桶走了。

「以前都是你爹提的。」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爺爺又不是只有我爹一個兒子。要不你們哥幾個,輪着去提,今天就大伯先去提。」顧梅朵的聲音遠遠傳來。

顧老頭瞪了顧老三一眼,「我自己去提。」

顧梅朵給他爹提了水,回來看見他三伯還在院里站着:

「三伯,以後你要孝順爺爺,你自己去,別使喚我爹。我爹幹活兒,你討好,你咋那麼聰明呢?

我三伯娘支使我娘幹活兒,你支使我爹幹活兒,誰慣得你們這些臭毛病?從今以後,都給我改嘍。我們四房不是顧家的奴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