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小悍妃:帶着全家討生活》[農家小悍妃:帶着全家討生活] - 第9章

第9章

這時候,顧梅朵終於晃到家了。

「爺爺,爹,你們怎麼回來了?哎呀,五叔,您老人家這是福星高照,紅光滿面呀。」

村民們一陣偷笑。

老孫氏「嗷」一聲衝過來,「說,是不是你把春來和春勝藏起來了?」

大家都覺得老孫氏這是胡攪蠻纏,顧梅朵藏孩子幹嗎。

卻不想,顧梅朵說:「我沒藏他們呀,我把他們送給大煙袋了。大煙袋把他們藏起來了。」

眾人一驚,「大煙袋是誰?」

田氏和鄭氏一起衝過來,緊緊抓着顧梅朵:「快說,大煙袋是誰?」

「大煙袋是牙婆子呀。奶奶沒跟你們說嗎?奶奶聯繫了大煙袋,要賣了家裡兩個小孫子。我兩個弟弟都五歲了,不是最小的。那小孫子不就是春來和春勝嗎?」

老孫氏氣急了,大喊道:「放屁,我要賣的才不是他們呢!」話一出口,她知道壞了。

顧梅朵緊盯着老孫氏:「這麼說,奶奶你原來打算要賣的,是我兩個弟弟呀。」

老孫氏怎麼能承認呢。她想轉移話題。

「快說,你讓大煙袋把春來和春勝帶哪去了?」

顧梅朵咬着主題不放,「奶奶就是想賣了小四和小五是吧?」

顧梅朵一把拽過她老爹:

「大家看看,這是我老爹顧老四,他這一輩子,就知道幹活,他爹娘讓幹嗎就幹嗎,給吃多少就接多少,毫無怨言。」

顧梅朵又拽過兩個哥哥,「這是我哥哥,和我爹一樣,十分聽話。我估計,就是買來的奴才,都沒這麼聽話的。」

顧梅朵一抹眼淚,「還有我娘陶氏,為顧家生了四個兒子,這且不說。那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叫幹什麼就幹什麼,比奴才還好用。」

「嗚嗚……」

上次訴苦,只顧家人在。現在村裡人都在,她必須爭取同情,分家才能順利。

顧梅朵一抹鼻子,哽咽道:「大家看看,就是這麼一家子的老實人,這老太太還不放過。上次為了給顧春立交束脩,要賣了我兩個弟弟。這次又為了給顧春立湊聘禮,還要賣了我兩個弟弟。

我爹和哥哥給他們賺錢不說,還要用我弟弟換錢,感情我們四房就是給你們換錢的呀。你們還當不當我們是一家人呀?啊……?!」

最後這個「啊」,顧梅朵是放聲大喊出來的。「這是不是越老實越該死,越耍橫越吃香?那我就讓你們看看,誰更橫!」

顧梅朵拽過老孫氏,一把把她摁地上坐着,就像栽了一棵蔥似的。把顧老頭也弄她身邊坐着去。這特么是老爹父母,不能動。

顧梅朵也不理會老孫氏的嚎叫,一把拽過顧老大,雙手舉起來,向前一投,扔遠處柴草垛上。然後是顧老三,顧老五,通通扔過去。摔得他們鬼哭狼嚎滴。

顧梅朵又扯過小孫氏和鄭氏,一人推了一把,讓她們地上坐着去。

顧梅朵拿出背簍中的棍子,一指地上的顧家人:「說吧,你們是不是想上天?我成全你們。大不了我一命抵一命,我和你們拼了。」

顧老三幾個忙站起來,說道:「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顧梅朵呵呵兩聲:「你們也不是什麼好餅,別以為我不知道,幹活的時候你們總是偷懶不說,還總是把你們的活兒讓我爹和哥哥干。怎麼不懶死你們。

我以前的話你們當我是放屁呢?欺負人沒夠是吧?今天趁村裡這麼多鄉親在場,我宣布:我要分家,我們顧家四房從顧家老宅分出來,這些個懶貨,黑心的玩意,我們不伺候了。」

一聽顧梅朵要分家,老孫氏急忙爬了起來。她是看不上四房,可她從來沒想過要分家,尤其是把四房分出去。這可是一家子的好勞力呀。

「我不同意。你個小死畜生,大逆不道的玩意,我打死你,我讓你分家!」

顧梅朵就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