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小葯女》[農家小葯女] - 第五章 要離開這裡

而此時的洛傾兒,臉上和脖子上帶着幾道抓痕,面若冰霜,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刺人的寒意,讓人覺得很是不對勁兒。

莫不是覺得他做得不好,所以洛傾兒生氣了嗎?

想到此處,譚岩心裏一定,上前一步作勢想要攬住洛傾兒的身子,卻被洛傾兒巧妙的躲開了。

「你幹什麼?」洛傾兒避開譚岩的手,一臉防備的尖銳道。

譚石伸出去的手停留在半空中,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不想讓自己媳婦兒受委屈,頓了半晌,才將方才放在桌上的野菜粥抬起,遞到洛傾兒面前出聲道:「媳婦兒,你昨夜便沒怎麼吃飯,想必是餓極了,先吃點東西墊一下,中午再吃飯。」

洛傾兒聞言,才覺得自己確實渾身酸軟無力,肚子更是空得厲害,雖然不爽譚岩,但是飯還是要吃的。

洛傾兒眼眸閃了閃,從譚岩的手中接過碗,垂眸看去,只見碗面上漂浮着幾片綠色的葉子,而整碗粥壓根見不到幾顆米,清湯白水的。

嘴角扯了扯,洛傾兒知道這家人窮,但是真心不知道這家人真的窮得沒譜了。心裏雖然吐槽,但是現在最主要的還是保存體力,她是個醫生,她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

一碗粥喝下之後,洛傾兒覺得自己終於有力了些,譚岩的臉色也好了不少。

譚岩將洛傾兒手中的空碗接過,眼眸微閃的出聲道:「媳婦兒,若是你好了便跟我一起去外面給奶和爺敬茶吧?」

「敬茶?」洛傾兒倍覺無語。

「嗯,幸好昨兒夜裡奶和爺都喝了些酒,今日起得晚,若是媳婦兒無事便隨我去前面廚房看看能做些什麼早飯,等一會兒爺和奶起來吃。」譚岩說著認真的打量着洛傾兒的臉色。

「做飯?」洛傾只覺得自己快要升天了,做飯是什麼鬼?她個十指不沾陽春水只會拿手術刀不會拿菜刀的人,竟然叫她去做飯?有沒有搞錯?

她向來很注重她的這雙手好不好,她是個把手看得比臉還重要的人好嗎?

冷瞥了譚岩一眼,垂眸看向自己的手。

洛傾兒立馬倒吸了一口涼氣,天!這是什麼鬼,為什麼她白白嫩嫩,玉脂凝膚的小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粗糙了?

只見她的手指甲下布滿倒刺,皮膚暗黃粗糙,食指和大拇指竟然還開裂了,整隻手像是蒼老的樹皮一樣瘮人。

「你們家有鏡子嗎?」洛傾兒愣愣的抬頭看向譚岩,大眼睛瞪得圓圓的,似乎很難接受自己所看到的這一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