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醫女,一朝飛上鳳凰枝》[農家醫女,一朝飛上鳳凰枝] - 第1章 穿越

「李幼魚!別給我在那兒裝死,要死給我滾出去死,污了我的眼!」一聲憤怒至極的男性嗓音響起。

誰?誰在罵她?

李幼魚感覺有人踢了她幾下,將她扒拉的翻了個面;她想醒來,眼睛卻是沉沉的。

像是沾了粘合劑,睜也睜不開。

「還裝?」男人拍了拍她的臉,只是力度挺大,拍得她臉抽抽的疼!

這能忍?

她爺爺精心呵護舍都不捨得碰的小臉蛋,這什麼狗男人居然扇她臉!!

李幼魚猛咬舌頭,劇烈的痛感讓她一個激靈,猛然睜眼的同時,巴掌也迅速的呼過去。

「狗男人再動我臉試試!」

男人彷彿被這突然的睜眼嚇了一跳,動作卻是很迅速的捏住她的手腕,皺着眉頭,低沉怒問:

「你叫我什麼?農村野婦!」

農村野婦?她堂堂醫學世家李家家主,隨便一甩手就是幾十萬,這狗人叫她農村野婦?

李幼魚看向抓着自己手腕的男人,方才被憤怒沖昏了頭腦,沒注意看,現在這一看,可不得了啊!頓時給她懵逼住了。

眼前男人濃眉大眼,面容冷冽,英氣中帶着一絲剛毅的帥。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長發綰髻,身穿灰色麻布衣,周圍的桌椅床鋪,雖然簡陋,卻是透露出古香古色的氣息!

李幼魚頓感不妙,低頭看了眼自己那粗糙的十指,再看身上那同樣簡樸的玫色麻衣,思緒在片刻間就縷了個遍。

她醒來之前是幹啥來着?

哦~對了!她研究出了一種攻克癌症的葯,一旦公布,這將是一大壯舉,可是在她前往召開記者會的途中,車突然爆炸,她自己也死於那場爆炸中。

那麼現在,她沒死。

並且腦海里還多出了另外一個人的記憶,這是魂穿了!

哇,這萬中無一意外居然給她遇上了?真不知該說這是驚喜還是驚嚇了。

「李幼魚,我在和你說話,你聽不見嗎?」見眼前的女子居然在發獃,男人再次怒吼,將那捏住的手腕狠狠一甩。

這野婦,當真是無法無天!

李幼魚揉着手腕抬眸,結合了腦海中的記憶,她總算知道了這男人的身份,她面無表情的回道:

「方才那一撞,我總覺得我這耳朵,失聰了呢!」

這一句,可謂是咬牙切齒。

眼前的男人叫唐致,於三年半前從上京流放到邊境,落戶在這個名叫李家村的偏僻村落里。

她這具身體的名字好巧不巧也叫李幼魚。

人唐致一來,就一眼相中了這個英俊不凡的男人,至此不停的噓寒問暖。

這樣過了半年之久,不知怎的,一道莫名其妙的聖旨從上京傳來。

竟是許了李幼魚嫁唐致為妻。

唐致本就不喜李幼魚,新婚之夜當晚就留宿鎮上的青樓,從未碰過李幼魚一次,這之後村裡風言風語不斷。

這都不算什麼。

更氣人的是,這男人喜歡上青樓花魁,將家裡的積蓄以及李幼魚刺繡賣的私房錢全拿了去,為花魁贖身。

錢不夠贖,他就起早貪黑去碼頭干苦力。

李幼魚氣不過,就去找了那花魁,只是面都沒見到。

最終只能在青樓門口臭罵一頓發泄發泄鬱結的心情。

唐致得知消息後,回來二話不說就將她推翻在地,一個茶盞狠狠砸在她的額角,頓時頭破血流!

造成了現在這幅局面。

而他不知道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