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醫女,一朝飛上鳳凰枝》[農家醫女,一朝飛上鳳凰枝] - 第10章 雙蠱

只見一條通體赤紅的軟體蟲自拇指爬出,觸到水面時,撒歡的溜進盆里。

那蟲一遇水,便如一葉扁舟似的飄起來,前後兩頭尖如柳葉,分不出它的頭尾。

這…有些像水蛭啊~

李幼魚在一旁觀察沉思,幼魚奶奶也睜大眼睛看着,生怕錯過什麼。

緊接着,其他的指尖也冒出了細小的蟲子,跟隨而去。

比先前的小兩三倍,還是幼蟲的模樣。

「這都開始在身體里產卵了啊。」李幼魚感嘆。

這得在身體里養了多久,才能產卵這麼多,她可是聽說蠱蟲子嗣困難啊。

秦夜沒法動彈,看不見那隻手的情況,只是光聽這麼一說,他都一陣惡寒。

眸光不由暗沉,隱有殺意浮現。

李幼魚見沒有蟲子爬出來,給秦夜診了個脈相。

脈象平和,除了有些氣虛,沒有什麼大礙。

繼而她又看了看秦夜的臉,還是一樣的不忍直視,毫無變化。

「不應該啊。」李幼魚不解。

按道理來說,蠱蟲已出,癥狀已解,那臉上的紋路也該退去才對。

「你這蠱中了多久了?」

秦夜不停的眨巴眼睛,想讓李幼魚看清他沒法說話。

然而某人卻是皺着秀眉,認真的對他說:「拒絕配合治療的話,我可幫不了你了!」

秦夜翻了個白眼。

他也很想說話好嗎?

這時,一旁的幼魚奶奶突然說話了。

「有迷有一宗闊能,他散在么發嗦發。」

這句話說的太快了,李幼魚沒理解,不過她聽懂了最後兩個字是:說話。

看向秦夜頭上的銀針,她恍然大悟,趕緊把封住經脈的針拔下,抱歉道:

「不好意思啊,我忘了。」

秦夜再次翻了個白眼以表不滿,不過想到正事,他壓下吐槽的話,回了她的問題:

「你救我那日中的蠱。」

「那日到今日不過兩日時間,怎麼可能產卵那麼快?我估計這蠱在你體內最少也有個一年時間了。」

一年時間….

一年半前,他剛好遇到那個女人。

秦夜垂眸,暗沉的眼裡是捉摸不透的情緒。

李幼魚繼續問道:「你以前可有什麼奇怪的癥狀?」

秦夜掩下心思,回想道:「一年前,曾有兩個月的夜裡如火灼般的疼,體內就好像蒸發一樣,後來…吃了一味葯,便沒再疼過,這次病發是自那之後的第一次。」

「什麼葯?」

「…不知。」

「好吧。」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李幼魚說出了心中所想:

「你體內應該有兩種蠱,方才被驅出的大概是一年前中的,不知吃了什麼葯讓它在體內休了眠,直到被我那放了寒性藥材的糖水刺激轉醒。」

「而另一個蠱,就是你說的救你那天時所中,具體會發生什麼要命的癥狀,我還沒發現,但是你的臉,應該就是那個蠱所產生的的癥狀。」

「我會想法子給你除掉的,給我一點時間。」李幼魚眯着眼睛,左手食指和拇指饒有節奏的搓着。

這是她入神想事情的習慣動作。

秦夜點頭,疲憊的閉上眼睛,他緩緩道:「有勞了。」

「行,你休息吧。」見秦夜一臉心事的樣子,李幼魚不再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