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醫女,一朝飛上鳳凰枝》[農家醫女,一朝飛上鳳凰枝] - 第5章 花魁

「蒲公英乾貨五文一斤,濕貨兩文;馬鞭草乾貨三文,濕貨一文。」掌柜不耐煩的打斷她的話。

近期來賣這些藥材的村婦多了去了,總是弄那些濕貨充乾貨的把戲。

見眼前這盤着婦女髮髻的女子,穿着一身洗到發白的麻布衣,頓時沒了好臉色。

李幼魚揚起的笑容淡了下來,她自然看到掌柜眼中的鄙夷,當即淡淡道:「哦,靈芝都不要?那我去賣給其他藥鋪了。」

轉身就要走人,那掌柜卻在聽聞這話後,瞬間眼神一亮,出聲留人:「等等,你那靈芝是什麼年份的?可否拿出來給我瞧瞧?」

「五十年份以上。」李幼魚回道,並沒有將靈芝拿出來。

她不打算賣給這個藥鋪了,這樣勢利的人,十有八九會壓榨她不懂行情。

果然,只見掌柜揚起招牌笑容,連稱呼都變得尊敬起來:「夫人,您這靈芝若是真的五十年份,我願出八兩…哦不,十兩的價格收購。」

「看在您大老遠來的份上,我給您提到十兩的價格,已經很不錯了,以後您要有什麼好的藥材,都可以一併送來,我給您加個友情價。」

「你不去當銷售真可惜~」李幼魚笑了。

「什麼?」掌柜沒聽懂她說的是什麼意思。只聽她繼續道:

「我看你門店冷清,許是久不進客,風水不好呀~我不想我的靈芝落在一處風水不好的地方。」

說罷,她轉身就走,毫不理會那反應過來罵罵咧咧的掌柜。

來到路上,她又問了位路人,鎮上最好的醫館在哪兒。

這次,她決定賣給醫館,五十年份的靈芝不好找,總會有識貨的人。

濟民醫館離她這兒隔了兩條街,她一邊晃悠一邊看着這街上的風土人情,這一看。

嘿!還讓她看見了老熟人。

來這裡不過短短一天半,她的熟人來回也就那麼幾個,要稱得上「老」這個字的,當屬她那個便宜夫君為首。

唐致一身破舊麻衣硬是穿出了幹練清爽來,不得不承認這人還是有點小資本的,至少放在現代也是硬漢帥哥一枚。

他正站在首飾的攤位旁,拿着一枚簪子在身旁的女子發間插上。

那女子應該就是唐致心心念念的青樓花魁,感情人家還是雙向奔赴來着。

花魁不愧是花魁,名不副實。

那婀娜多姿的身姿;那一顰一笑勾人的眼神;那如瀑布的abc 青絲;那月牙白孔雀繡的白紗裙;還有那白紗遮住若隱若現的櫻桃小嘴。

真真是又純又欲呀!

李幼魚在一旁看得嘖嘖稱讚,心口卻是一股難言的憤怒湧現,她伸手按住胸口,自言自語道:

「嘖嘖,李幼魚,看見情敵太美嫉妒了?你看,這就是你心心念念愛得死去活來的人,他對你向來沒有好臉色,這花魁只是一句話、一個動作,他就開心得不行。」

「看着你奶奶變成那個樣子,你沒感觸;看到這一幕,到是把你給勾出來了。」

李幼魚這是在對原身說話,心口那陣憤怒並不屬於她,興許是這原身殘存的執念。

那女子,她看了都心動,更何況唐致那狗人?

李幼魚壓下心頭那股不屬於自己的情緒,不再看這讓她窩火的一幕,轉身走人。

然而她還沒走出幾步之遙,就聽身後婉轉空靈的嗓音驚訝響起:

「那不是幼魚嫂子嗎?」

李幼魚加快腳步離開,又聽那聲音驚呼一聲:

「幼魚嫂子,啊!」

女子似乎絆倒了,唐致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他一聲怒吼,叫停那即將消失在轉角的女人:「李幼魚,你聽不懂人話嗎?讓你站住!鶯鶯都因為你絆倒了。」

「……」

李幼魚閉上眼睛深呼吸,放在身側的拳頭收緊又放鬆,如此反覆了幾次。

媽的!她憋不住內心的小宇宙了!

可惡的原身,老是影響她的心智。

李幼魚將滿腔的憤怒歸咎到原身身上,轉身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唐致二人身前,好像剛瞧見似的打招呼:

「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