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醫女,一朝飛上鳳凰枝》[農家醫女,一朝飛上鳳凰枝] - 第6章 坦白

回到家中,李幼魚興沖沖的跑到幼魚奶奶床前,炫耀似的掏出懷中那鼓鼓囊囊的錢袋。

「奶奶,我掙到錢了!等這幾日把你的營養補回來,我就着手醫治你的中風。」

這是她在這裡掙到的第一桶金,意義非凡吶~

幼魚奶奶先是開心她的小魚兒掙到這麼多錢,後又疑惑:治病?小魚兒會醫術?

她睜大渾濁的眼眸仔細打量李幼魚的樣子。

纖瘦的身軀,杏眼如墨,皮膚白皙,這是遺傳她娘親的白,消瘦的臉頰上有點點褐色斑點。

明明長相沒什麼變化,卻有一股子溫柔自信的氣息自她身上散發出來,笑一笑便覺得如沐春風。

她的小魚兒,自幼無父無母,當是要陰沉自卑些…

「尼…無四窩得小魚兒…尼四誰?」

你…不是我的小魚兒…你是誰?

李幼魚開心的笑容淡了下來,這老人家還挺敏感啊。

她雖沒有遮掩,還暴露了自己的醫術。

可是這身體是這老人的孫女無疑,短短一天,相處時間不過片刻。這老人第一時間不是問怎麼會的醫術,而是直接質問她是誰。

心裏跟明鏡似的。

「我是李幼魚,但不是你的孫女李幼魚。」她說著繞口的話:「你的孫女,在和唐致的爭執中,被唐致一個茶盞砸到腦袋,意外死亡了。」

李幼魚說著,掀開劉海蓋住的額頭,額角已經結了一塊小小的黑黑的痂。

她簡潔明了的交代了一切,畢竟這日後是要朝夕相處的人,與其唯唯諾諾保持人設,等待被發現;還不如提前坦白,實在沒法相處就儘早分道揚鑣好了。

幼魚奶奶聽到她的第一句話時,就神情凄凄,在聽到被唐致一個茶盞砸死時,忍不住哀嚎出來。

她的孫女死了,不知是什麼的東西佔據了她孫女的身體,她這個滿身病痛的白髮人沒死,年僅十八芳華的孫女卻先她一步而去。

明明一切的一切那麼匪夷所思,眼前的老人毫不猶豫的相信李幼魚的話。

世間哀慟,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

李幼魚沉默的聽着她的哭嚎從放聲大哭變成了小聲啜泣,聽着她囫圄不清的話語:

「尼走!尼無四小魚兒!尼無四….」

那語氣里滿是悲痛和憤恨。

她憤恨自己一無是處,沒法護她唯一的孫女周全,她沒法看着一個不是她孫女卻用着她孫女身子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走來走去。

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的無能。

李幼魚大概明白她在想什麼,她開口道:

「我既然佔了李幼魚的身份,自會盡心照顧你。如果日後你還是不能接受,等你身體好了,我就離開,不會礙你的眼睛。」

說完,離開這裡,讓她自己一個人緩緩。

李幼魚坐在房間的桌邊,甚是無聊的一遍又一遍點着自己的銀子。

她買了好些大米、粗糧、小菜、肉類,也只花了三兩銀子,她還有十九兩。

明明短期內她都不愁吃喝了,心裏還是高興不起來,想起幼魚奶奶悲傷的模樣,心裏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她也不想佔據李幼魚的身體,她也想好好活在現世,可是她不想,有用嗎?

「水…水…」

一道微弱的聲音打斷了李幼魚的思緒。

她看向床上,那還處在昏迷中的胎記男幽幽轉醒。

出去打了碗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