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很旺夫》[農門醫女很旺夫] - 第1章 她竟然穿了!

熱風夾雜着刺鼻的藥味撲面而來。
蘇翎只覺得頭疼欲裂,渾身酸疼,勉強的睜開眼。
卻看到一個古裝男人,坐在床沿邊上側對着她,一雙手就要摸到她的胸。
「流氓!」
話剛出口,喉嚨就火辣辣的痛。
下意識的抬腳要踹男人,卻驚覺腿腳不聽使喚,抬不起來。
艱難的攏了攏未全部退下的衣服,疼得眼淚橫飛,「你是誰?」
男人神色有些窘迫,精緻的側臉沐在光暈里,猶如刀削斧鑿般丰神俊朗。
劍眉星目,薄唇高鼻即使穿着打了許多補丁的衣衫,也掩蓋不了他不同於普通農戶的氣場。
「蘇姑娘,你昨天倒在了山裡。
蘇家又沒人在家,所以我只好將你帶回來,替你止血上藥,既然你醒了,就自己穿好衣服吧。」
男人正對着蘇翎,這才看到他左臉頰上竟有條大拇指般長的刀疤。
冷漠着一張臉,整個人顯得暴厲恣睢。
多俊的男人,可惜,臉毀了!
在現代,她是古玄醫傳人,也是中西醫雙料博士。
昨天講學後,就去了夜市,看到成雙成對的情侶,心裏難受就多喝了點酒……
破舊的木屋,為數不多的傢具,床頭用完的藥膏碗正散發出刺鼻的味道。
腦海里如潮水般湧入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
她竟然穿了!
原主也叫蘇翎,十五歲,大伯蘇大田中過秀才,在縣裡給大戶人家當夫子。
三叔蘇生財雖沒有什麼本事,可兩口子嘴甜,深得爺爺奶奶喜歡。
而她爹蘇大牛排行老二,和娘都是憨厚老實的人,嘴又笨。
干最累最多的活,卻最不受爺爺奶奶待見。
昨天,下着暴雨,奶奶硬逼着原主上山砍柴,不小心摔下山崖,她替代了原主。
救她的男人叫劉譽,卧龍村村尾老獵戶劉五郎家的兒子。
一個性格冷冽粗狂,卻很會打獵的男人。
「劉大哥對不起,剛剛是我誤會你了,抱歉。」
蘇翎一改之前的警惕敵意,忍着疼痛與他道歉。
他薄唇輕啟,聲音冷如寒冬臘月,「蘇姑娘,得叫聲叔。」
叔?
劉譽今年應該是二十五歲,比蘇翎大十歲,叫聲叔也行。
可她真實年齡也二十五了,一時喊不出口。
「若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舉手之勞,不必客氣。」
挺拔偉岸的身形一頓,舉手投足帶着些粗野。
「你能否下床?我送你回去。」墨瞳流轉,一如既往的冷漠。
蘇翎黛眉緊蹙,不一會就搞清楚了自身情況。
從山上摔下來,她右腿骨折,後腰被鋒利的石頭划了好大一個口子。
雖然被劉譽接上了骨,後腰也上了葯,卻還是痛得她頭皮發麻。
醫者不能自醫,哪怕她是玄醫傳人。
可身體是原主的,是丁點玄力都沒學過,這會半點玄力都用不上。
真的好痛啊!
她癟着嘴,沒差點眼淚骨碌:「我好像動不了了。」最好是卧床休息。
劉譽臉色微沉,也不知他在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