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很旺夫》[農門醫女很旺夫] - 第10章 把人氣吐血了

飯後,劉譽又帶着打獵工具走了。
劉五郎都沒帶看一眼蘇翎,帶着鐮刀也出了門。
蘇翎摸着寡水的肚子,想着現代各種美食,饞的哈喇子流一地。
今天更過分了,稀飯都清的快見底了。
想來,劉家窮慘了。
吱……
東廂房有動靜。
蘇翎卧在柴房,微微抬頭,悄悄打量。
一身棗紅色衣衫的女子,戴着頭巾矇著臉。
她拄着拐杖探出半個身子來,一雙黝黑的眼睛毫無生機的張望。
她的視線接上蘇翎,瞬時縮回去,然後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蘇翎蹙眉,劉雪雁這是要如廁?
難道是她嚇到了她,所以不敢出來?
蘇翎起身,同樣拄着昨天那根木棍,走向東廂房,然後靠在門邊:「雪雁姐姐,我是蘇翎。」
屋子裡鴉鵲無聲。
蘇翎清了清嗓子繼續道:「如今夫君不在家,我還是叫你一聲姐姐吧,畢竟你年歲比我大了好幾歲。」
說到底,她和劉譽也不算正經夫妻,喊什麼也無所謂了。
只是,屋子裡還是毫無動靜。
「我記得以前你也是出門的,如今為何連門都不出了?只是因為臉上的傷嗎?」
屋裡,劉雪雁眼淚珠子瞬時滾落。
她一個毀容的女子,出什麼門?
這世上,除了爹爹,還有誰在乎她的死活?
「雪雁姐姐,我小時進山砍柴,偶遇一位醫術了得的大夫。
他教了我好多本領,你臉上的傷,我可以幫你淡化,甚至完全清除。」
清除?
劉雪雁心口一動,正預張口,就聽見蘇翎繼續道:「過些日子,等家裡有了錢,我就和夫君進山裡去。
把一些藥房里沒有的葯採回來,我一定會治好你和夫君臉上的傷,就當報答夫君救我之恩。」
夫君……
蘇翎輕易就喊他夫君。
三個月前,她偶然聽聞隔壁村哥哥娶了妹妹,她興高采烈的去和劉譽說,誰知道……
眼淚止不住的掉。
她毫無用處,不知羞恥。
她跳下山崖,想一死了之,誰知道竟然沒死,請了好些個名醫大夫,最後還是成了瘸子。
除了她和劉譽,連爹都不知道那日到底發生了什麼。
即便真的恢復容貌又如何?
她還瘸了腿,她還是他的妹妹……
生無可戀。
可是爹爹和她說:「雁兒啊,你是爹的心頭寶,你若死了,爹就和你一起去了。」
爹的心頭寶不一直都是哥哥嗎?
她不動,可是看着爹爹焦急如焚,淚如雨下,她放棄了自殺。
只是再也無顏面對劉譽了。
「你可要開門讓我進去嗎?」
蘇翎試探的推了推門,被抵得死死的。
「你看我也瘸了腿,但是不出一個月,我的腿就能恢復,你也可以的。」
劉雪雁眼裡一閃而過的希望,隨即沉滅。
她雖然鮮少出門,卻也知道蘇家的蘇翎,不過是個和她一樣平凡的小女孩,她會什麼醫術?
就憑哥哥給她買的那些亂七八糟的藥材?
當初爹和哥哥請了那麼多大夫來,也沒治好她的腿。
隱約,蘇翎聽見屋裡的抽泣聲。
想來,她是有心事,又因為自身條件自卑着吧?
她不信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