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很旺夫》[農門醫女很旺夫] - 第5章 這媳婦太能吃了

蘇翎還處於被賣的無奈里,心裏波瀾忐忑,面上卻不顯。
「聽清楚了,我與蘇家人再無瓜葛……」
她突然想到原主爹娘,對原主是萬分疼愛的,也許是原主的情緒,她有些低落。
劉譽看她神色低落,也不知道想什麼,說道。
「很好,我的女人不需要下田種地,挑水劈柴,不過,照顧小妹,洗衣做飯、洒掃一應歸你。」
蘇翎:「……」
點頭,從醫學博士穿成獵戶家的小保姆妻子,真刺激啊!
她望着那已經背馳而行去灶房的背影,低聲嘀咕。
「這次怎麼不說舉手之勞,不必客氣了?」
賣身契要是當場還給她的話,她還佩服他是個真漢子!
「這錢我和我爹存了許多年,是給我娶娘子用的,你想後悔嗎?」
他轉身看着她,不苟言笑。
蘇翎略顯窘迫,搖了搖頭:「沒有。」
眼前的男人,忽略臉上的疤和大鬍子,除了性子冷冽了一些,也是氣質非凡,英姿颯颯。
整個就像精雕細琢過似的,權當是老天爺的嫉妒,讓他有點缺陷。
看那健壯的身軀,指不定還有八塊腹肌呢。
太爺們了。
她在現代是個長相普通,身寬體胖大肥妹,終年埋在研究和上課里,從未談過戀愛。
她沒有男朋友,沒有家,是城市裡的多餘孤兒。
穿過來,突然就有家了?
「我沒後悔,夫君。」她豁出去了,先穩住劉譽,絕不能慌!
劉譽一時愣住,沒想到跨度這麼大,蘇翎不但不怕他,這就叫夫君了?
蘇翎不知道他想什麼,以為這個村裡不是這般稱呼,又試探道:「還是說該叫你相公?」
「或者叫官人?」
「良人?」
「郎君?」
「老爺、丈夫、還是叫老公呢?」不可能都不對吧?
劉譽那是什麼表情?
怎麼不說話?
劉譽的臉正一陣奼紫嫣紅,差點沒憋住笑出聲來。
在她眼裡,真的沒看到她對他的一絲懼怕!
劉譽是真的無法想像,眼前的蘇翎和他記憶里那個唯唯諾諾的是同一個人。
他清了清嗓子,淡然說起:「相公、夫君皆可。」
相當有趣,轉身就進了灶房。
蘇翎「……」
欸,我可是重傷患者。
要不是意志力堅強,這會兒都還暈厥了,都不扶一下嗎?
望着古樸的鄉村院子,雨後的泥土氣息,還有天邊的浮雲……
蘇翎還未來得及感嘆遭遇,突然就覺得後背發涼。
回頭去看,只看到個渾身裹得嚴嚴實實坐在木輪椅上的女人。
露在外的一雙眼睛像是會吃人似的瞪着她,視線相交時,『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呵……
那個女人,哦不,那個姑娘是劉譽的妹妹劉雪雁,那眼神真夠瘮人的。
聽聞那姑娘也是毀了容,瘸了腿,所以至今還待字閨中。
阿西……
蘇翎翻個白眼,忍着痛,依着木房牆壁,一瘸一拐的進了灶房。
曲着病腿,靠在牆壁上,乖巧的站在劉譽身側,看着他用火摺子生火,一一都記在心裏。
「夫君,我幫你傳火吧。」
真順口,毫無違和感,沒上過表演課,也是高材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