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很旺夫》[農門醫女很旺夫] - 第6章 這就哭上了?

劉五郎看到蘇翎的時候瞳孔縮了又縮,不等劉譽回答,他自問自答起來:「竟然是真的。」
要不然好好的姑娘家怎麼會坐在他家灶房裡喝粥飯?
劉譽點頭,對着蘇翎道:「喊人。」
蘇翎一咬牙,悶聲道:「爹。」好尷尬!
劉五郎嚇得不輕,要不是扶着門,他應該會跌倒:「不要叫我爹!」
赤果果的拒絕!
蘇翎望着劉譽,眨巴着委屈的小眼睛,定定的望着。
我喊了,可是你爹不認我這個兒媳婦,這不能怪我。
「蘇姑娘,譽兒的婚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為什麼?」劉譽打斷了劉五郎的話。
他雖不好女色,可也奇怪,這麼多年來,爹從來不幫他張羅他娶妻的事。
平常男子過了十七不成親,爹娘頭髮都會愁白的。
他都二十五了!
爹還不提娶妻之事。
有一次,媒婆進門,給他說了一個啞巴姑娘,雖然他也沒看上,媒人卻被爹打走了!
他一個毀容的粗漢子,原本就沒人願意嫁給他,現在他自己買了一個,爹為什麼不同意?
劉譽總覺得爹有好多秘密,就是不告訴他。
劉五郎一時不知從何說起,忽略劉譽的問題,看着蘇翎說道。
「那二十兩銀子就當借給你的,什麼時候還了,就什麼時候放你回家。
在此之前你就住柴房,伺候雁丫頭,做點家務這些。」
蘇翎瘦不拉幾的,又黑又矮。
兒子雖然被臉上的疤毀了容,可他教劉譽習武,讀四書五經,對他寄予厚望!
劉譽的妻子必須是知書達理的,而不是大字不識的村丫頭!
蘇翎試探性的看向劉譽,暗自竊喜的問:「謝謝劉老爹,我一定會儘快還錢的……」
「你是我媳婦兒,你我已有肌膚之親,除了我你還能嫁給誰?
今日當著眾多鄉鄰還有村長,都聽見了,你是自願嫁給我做媳婦的,還能反悔嗎?」
劉譽將她人拉到身邊,攬在懷裡,眼神不明,你給我後悔試試看!
蘇翎:「……」
這男人似乎有點難搞。
氣氛冷到窒息!
良久,蘇翎尷尬的笑笑:「我,我沒有後悔,要不你們再商量商量?」
她一面說,想掙脫劉譽要走,卻被他錮得緊緊的,這是怕她逃走嗎?
「後悔也沒用,你要是敢逃,我就去報官!」
他眼神狠厲,故意嚇唬人。
蘇翎心頭一顫,連連搖頭:「不能不能。」
猶記得村裡有戶人家賣了女兒,回頭那姑娘逃回來,主家追來,當著她爹娘的面給活活打死了。
報官都沒用!
劉譽拿賣身契和那些手續去衙門裡備案,她逃走了,那就是逃奴。
這是古代,沒有路引(相當於現代身份證)逃到任何地方,沒有戶籍都不會被接納。
遇見可惡的人還會被舉報,官府只會當做流民罪犯處置。
「你先出去!」
劉五郎黑了臉,對着蘇翎說道。
蘇翎看向劉譽:鬆手不?你老爹發怒了。
「你先回屋!」劉譽鬆開她,淡漠道。
離開廚房前,蘇翎回頭瞄了一眼,這劉譽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王者之氣。
比他爹的氣質更勝一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