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很旺夫》[農門醫女很旺夫] - 第7章 咱們家這麼窮的嗎

「雖說書中自有黃金屋,可我實在找不到合適的木板,只能暫時委屈這些竹簡千金了。
待我好了以後,再還你呀,反正這竹簡也不會壞,一物多用,物超所值的!」
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笑容可掬,怎麼看怎麼奇怪。
「書中自有黃金屋……」這話說得還挺貼切。
蘇翎點頭:「是呀,讀書人一招金榜題名,全靠這些竹簡,我懂得!」
他沒眼看蘇翎,懂得還糟踐!
「怎麼樣呀,你和公公他商量好了嗎?」
公公,她還真是半點不忸怩。
劉譽看着蘇翎越發的懷疑,「我從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健談呢?」
「我從前也不知道一向高冷的大叔也這樣健談呀!」蘇翎回懟道。
四目相對,誰也沒低下頭去。
一秒,兩秒……
終究在劉譽探究般的視線下敗下陣來。
「到底怎樣呀?你們父子商量好了嗎?」
這個問題很重要好伐?
「你很在意?」劉譽背着手,漫不經心的問道。
「肯定很重要呀,我還那麼小……」小字越發小聲,小到劉譽都沒聽清楚。
「如果你自己願意,也許,我會考慮允你贖身。」
允許贖身這就好辦了呀。
加油鴨,沖鴨,掙錢呀!
「但是……」
劉譽看着蘇翎跟個老鼠似的竊喜模樣,有些鬱悶,難道他就一點魅力都沒有?
連她這種粗野丫頭都看不上?
世人眼光如此庸俗!
好看的皮囊有何用?
他還沒有嫌棄她黑矮丑,她卻嫌棄他?
「但是什麼?要求你隨便提,只要是錢能解決的事都不是事。」
就憑她一身醫術,就不信掙不了錢還債。
「在這之前,你便是我的妻。」
妻、妻……
看來,劉譽並非表面那般清心寡欲啊!
他是真的缺個媳婦啊!
單身二十五年的壯年男人,那今晚上孤男寡女……
咦,蘇翎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以後見了我少說多看多做,惹我不快,贖身的事情,我就要好好考慮了。」
來自大叔的威脅,真夠裸 白。
「你剛才說你要石膏,可以治你的腿?」劉譽問道。
蘇翎不原過多癔想,聽劉譽問起,便點頭。
「有嗎?」
「有,可是很貴!」劉譽生色低沉:「買你花光了所有積蓄!」
蘇翎面色微恙:「你家……咱們家這麼窮的嗎?」
想到早中兩餐稀飯,肚子寡得飢腸轆轆。
蒼天啊!
大地啊!
趕緊讓我穿回去吧,我要吃肉!
「我從未聽聞過石膏可以治療摔傷,你難道還會醫?」
呵呵……
蘇翎笑着,腦海里開始回想原主的記憶。
「哦,我經常上山背柴,偶遇了一位醫者,他和藹可親,仁慈大義,倒是傳授了我一些醫理。
我見這石膏不僅可以作為猛葯內服,還可以外敷,故而記得特別清楚。」
「醫者?」
那神情明晃晃的不信。
蘇翎半點不怯場,堅定的點頭:「不錯,醫者,醫術高人。」
反正原主向來寡言少語,整日埋頭勞作,少有人知曉她的事情。
……
卯時不到,夕陽西下。
蘇翎不知道劉譽一下午去做什麼,但她在床上躺了一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