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很旺夫》[農門醫女很旺夫] - 第8章 睡柴房,還是跟我走

蘇翎回頭看着劉譽:「叔,雁姐姐總這樣生人勿進多不好?你能幫我去跟她說說嗎?」
「怎麼,這才不到半日就叫我叔了?」
蘇翎撅嘴:「這不是劉老爹不同意我做你媳婦嗎?」
「我記得我說過,在你贖身之前,你便是我的妻!雁兒可不是你姐姐,而是你的小姑子。」
蘇翎也不和劉譽爭論,「是是是,夫君,你能幫我和小姑子說說嗎?以後我和她睡。」
劉譽洗完了碗,扔了洗碗帕,看着蘇翎道:「有本事你自己去,我得休息了。」
蘇翎:「……」
劉譽轉身預走,蘇翎卻察覺到他衣袖處似乎染了星點的血:「你手受傷了?」
男人迅速將手藏在身後,連一個眼神都沒甩給她。
涼風習習,蚊蟲亂飛……
東西主卧和廂房的燭光已經滅了。
蘇翎抱着雙臂,望着四處漏風的柴房瑟瑟發抖。
吱……
及其細小的聲音,但蘇翎知道,這是廂房劉雪雁的房門傳來的。
她是在觀察自己嗎?
砰的一聲,許是被蘇翎發現,劉雪雁猛的關了門。
既然如此——
蘇翎還是頂着一米五六的瘦小個子,站在了劉雪雁的門前,抬手,敲門。
咚咚咚……
「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嗎?」
「雁妹妹。」
空氣靜默得她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能聽見。
啪——
臉上傳來一陣刺痛,一巴掌拍掉一隻蚊子。
蘇翎呲牙咬唇,這倒霉催的穿到古代來喂蚊子了。
拄着拐杖回到破敗的柴房,她扔了木棍,閉着眼,躺在里穀草堆里。
蓋上那床又舊又薄的棉絮。
呼呼呼的風聲。
嗡嗡嗡的飛蚊聲。
渾身髒兮兮,出奇的癢,以及她後腰和小腿骨折的疼痛……
阿西!!!
夜風獵獵的吹在臉上,放佛小釘子似的刮的生疼。
這環境,如何安眠?
她坐起來,萬分沮喪。
捻了個決,只覺心田有股淡淡的暖流。
很淡……
卻讓蘇翎竊喜。
她催動那點沫星子的玄力,撫平些許後腰、骨折處的傷痛。
可依然很冷。
蚊子總是觸不及防的飛來吸血。
她正想去問劉譽要點驅蚊的東西來。
就看到西屋燃了燭,隨後劉譽開門走出來。
他手裡端着防風燭台,勁直走向柴房。
夜風微涼,他居高臨下的看着她,薄唇輕啟:「睡柴房,還是跟我走。」
又是這種送命題!
蘇翎嘴唇顫了顫,剛想拒絕,就一個巴掌拍到了左手臂上。
阿西!
該死的蚊子。
雖然白天她用帕子洗掉了一些血污,可腰上還有傷。
蚊子本來就多,聞着味道,這個夜裡越發瘋狂啊!
她現在身上到處都是被蚊子咬的包。
渾身瘙癢。
也許,這個被子,或者這些稻草里還有跳蚤。
兩淚汪汪:「夫君。」
劉譽嘴角微微扯了下,搖罷頭,走向蘇翎,把燭台交給蘇翎,將她人橫抱了起來。
「夫君……」
劉譽剛把蘇翎放在床上,蘇翎就覺得面紅耳赤。
接下來會不會?
結果剛轉身的劉譽回過頭來,看着她:「何事?」
蘇翎看出他要走,連忙搖頭:「無事。」
「我去給你打些熱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