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長姐巧當家,發家致富人人誇》[農門長姐巧當家,發家致富人人誇] - 第3章 上山打獵遇豹貓

幾碗雞湯美味下肚,這夜睡得尤為安逸,但容易夜尿的宴兒,還是準點要下床去方便。

在回屋途中,一道黑影閃過房梁,瞬間讓宴兒後背發涼,清醒睜大雙眼,難道以前真的有妖魔鬼怪?

然而舉目望去,月光如水,空蕩蕩的土房子卻沒有一丁點動靜,宴兒揉了揉睡眼,許是自己看錯了眼嚇唬自己,又邁步回屋。

「哐當!噹噹!噹噹當!」土房子里傳來破鐵盆碰倒在地的餘音,宴兒探身往前一看究竟,當她推開房門「吱呀」一聲,一道黑影如風般從她頭頂一躍而過,哧溜一下消失在黑夜中。

驚得宴兒急忙晃身跌坐在地,適才是什麼東西,它溜進房裡幹什麼?

宴兒右手輕撫瘋狂跳躍的心臟,後背撐着門起身,往屋裡走。

趁着窗外灑進的月光,依稀可見撞倒在側的洗臉盆,房樑上懸掛的半邊雞正晃悠着,想來剛才那怪物就是沖這美味來的。

宴兒一時沒多想,看着半邊雞還安然掛着,倒頭又睡了,夢見她發現了一隻花狸,正貓視眈眈盯着那半邊雞。

翌日,宴兒在娘親的驚叫聲中醒來。

「哎呀!半邊雞怎麼不見了,遭賊了。」

宴兒聞聲而出,只見娘親手捧着那原本系著半邊雞的細竹篾條,從斷口看是被鋒利物撕扯斷的,難道昨晚那道黑影就是偷雞賊!

「娘親,昨晚我看到一道黑影,行動輕巧無聲。這後山是不是有什麼怪物?」

聞聲而來的宴兒弟弟,聽姐姐這一說,立馬嚇得躲在娘親身後,扯着娘親衣角直抖索:「娘親,怕怕!」

「哎!怪娘親忘事,你們父親生前就曾念叨過,這後山多饞嘴的狸貓,昨晚倒忘了防這偷吃賊了。」宴兒娘親此時萬分自責,家裡唯一的葷腥都沒了。

「娘親切莫傷身,丟了就丟了,宴兒現今可厲害了,一會再去山中獵個四五隻回來。」宴兒發現她這美貌娘極易落淚,有時聊着聊着眼眶就濕紅了,實在令人操心。

她可不想生活在這樣自怨自艾的氛圍里,當初這具身體的原主就是這般不如意,愣是把自己的求生意志給壓垮了,其實原主的悲劇多少源於她娘親這軟性子。

來自現代的她,雖不似其他穿越女主那般優秀,但好歹也是九年義務教育外加四年大學、勤快兼職、有夢想的鹹魚吧。既來此異世,就在此好好活着。

「打獵!千萬別往那臨海懸崖去,你父親就是在那喪命的。」一提起打獵,宴兒娘親又不禁想起傷心往事,絮絮叨叨了許久。都說為母則剛,可她這娘親怕是水做。

就這樣,宴兒答應娘親絕不走遠,也不去那臨海懸崖,只是在後山這一片地活動,並在一個時辰後回來準備下山。

宴兒背挎着彎弓、竹箭,哼唱着小曲往後山去了,剛才她俯瞰山下的農戶,好些家已冒出頭,下午這兇猛的洪水將要退散,她們便可以回去了。

宴兒特意走了條不同昨日的路,滿山都是碧綠筆直的竹子,竹林間除了一兩聲鳥雀的聲音,再無其他生物,着實是清靜得可憐。

看來想要尋大些的獵物,還得往更遠處走,可這樣離土房子就越來越遠了,娘親知道怕是又心生擔憂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