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長姐巧當家,發家致富人人誇》[農門長姐巧當家,發家致富人人誇] - 第5章 慈愛周鄉長爺爺

順着鄉道,從大榕樹底下涼茶攤走過,再繞過幾個山彎,宴兒三人便回到了洪水退散後的家。

這一路走來,潮水雖已退散,但水災後的現場,尤觸目可見。

往日鄉人通行的泥路,洪水泡得爛泥濕漉漉的,側旁雜亂生長的野花野草也都被洪水碾壓成一大塊。

那高大些的樹木干都糊上了黃褐色的泥巴,偶有一兩杈樹枝還掛着衣裳,想必是院子里晾曬的衣服來不及收,洪水一來被絆掛在上面了,滿目儘是亂糟糟的。

災後重建,鄉人們都各自收拾自家,男人們揮舞起大鏟屋頂、屋內、院子,清理着洪水後沉積的淤泥。

女人們則是在家中四處竄走,收拾清點物品,大些的孩童隨着父母幫忙打下手,而小些的什麼也幫不上,全都跑出河灘、海灘看漁民撈魚撿魚。

「娘親,那邊為啥這麼熱鬧?」宴兒指着不遠處的河灘,那裡人頭攢動、吆喝聲、叫喊聲不止,不禁吸引她的注意。

「每當發洪水,我們鄉的河灘、海灘交匯處就會冒出很多魚。在這裡,我們有一個不成文的約定,凡是災難後,每家每戶都可分得一些魚,也算熬過這災後難挨的日子。」

她娘親細細說道,拉着她的小手又加快了步伐,沒走幾步就到家了,一會就可以拎着魚簍去討魚了。

宴兒聽後心裏嘀咕,此處鄉人怕是早把發洪荒當做尋常事了吧,這時候竟還有心思想着分魚討魚。

確實如此,桐山鎮小城的東南低洼地,逢二三年必遇一場洪荒,此地鄉人早已見怪不怪。

只是一旦逢洪荒,他們不得不離家逃難,待洪水消散再回去。面對如此惡境,很多鄉人早已舉家遷走,還留此地的不是有濃厚的鄉土情結,就是窮得叮噹響的人家,其中一家就有宴兒家。

宴兒總算隨娘親到了洪水退散後的家,這災後的家比山上的土房子還要破爛,屋頂的茅草整塊掀翻不見,徒留幾根木樑,幸在整個屋子以石塊砌成,不然這家怕是早就坍塌了。

「還好,還好,修整一下屋頂就好了。」宴兒一臉驚訝看着娘親,看來此處時常發生洪荒,連遇事愛掉眼淚的娘親都習以為常了。

這麼說來,娘親怕事愛哭的軟性子也不是不能改。宴兒此時的心境也隨娘親的樂觀緩和了些。

這家若說那裡比山上的土房子強,那就是空地院子夠寬敞,不僅有一塊菜圃,進門處還有一小角花圃,旁側還有一方小魚塘,只是現經歷洪荒,那些花呀、菜呀、魚呀,全都遭殃了,舉目望去好似土匪進村,不留一物。

她們走過院子的空地,總算進入了家門,屋裡全是髒兮兮的黃泥水,她們既是拿鏟,又是拿瓢,拖着掃帚,總算把屋內收拾乾淨了。

「阿娘,我們現在可以去討魚了么?」累坐在石墩上喘氣的宴兒弟弟,舉着掃帚有氣無力地撥弄着一窪還沒掃乾的泥水。

宴兒娘親邊使勁擦乾桌角泥巴,轉身回頭對宴兒說:「宴兒,你去屋裡把魚簍拎出來。」

「我去,我去!」宴兒弟弟一聽聞,立馬把掃帚丟開,蹦起小短腿往屋裡跑去。

宴兒只顧在旁笑呵着,真是只饞嘴的懶蟲。

就這樣,她們三人便朝河灘、海灘交匯處走去。

宴兒望着這樣湛藍純潔的天空、海面,迎風吹來着的咸濕海風,踏着輕柔的沙灘,這一剎間的愜意舒適使她有海邊度假的錯覺。

然不遠處傳來的吵鬧聲,將她思緒拉回到穿越異世的現實。

「我家要這條大胖魚,你們誰也別和我搶!」

「這大胖魚必須是我家的,我家裡人多!」

「必須歸我,我那媳婦臨產要補身子!」

「我家有嗷嗷待哺的小兒!」

一群人因一條大胖魚而發生了爭吵,誰也不甘示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