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長姐巧當家,發家致富人人誇》[農門長姐巧當家,發家致富人人誇] - 第7章 發家致富有點難

晨曦穿破薄雲,泛着暖意晃蕩在水面上,好似曲悠長的漁歌。早起的捕魚人,已載滿新鮮的海魚,正鼓着船帆回來。

一女孩在泥灘間光着腳丫、蹲着身翻泥巴,時不時往魚簍里撿拾海螺、海貝。

那女孩正是寶宴兒,天還沒亮她就往泥灘去了,一心想着她的生財之道。

她看着那些出海滿載而歸的漁民,心底無比羨慕:如果自家也能有一艘捕魚船,那該多好,這樣她也可以划船到深海撈魚捕魚。

然她只看到新鮮的海魚,卻不知漁民的艱辛、風險,他們吃穿住行全在小船上,似無根逐浪的浮萍。

一渾身裹着布衣的中年婦人從船艙里走出,端着茶水走向船頭正在交談的兩人,那兩人想必是魚商販、船主,談話間不停比划著手勢,像是在談判價格。

宴兒拎着魚簍越揀越近那漁船,他們的對話也越漸聽得清楚。

「今早這海魚,海上蹲了幾天幾夜,怎麼也不止這點碎銀。」

「看着品質不錯,有裙帶魚、鯧魚、豆腐魚、黃花魚,最多再漲幾兩,再要價就留船上爛掉吧。」

船主一聽頓時着急應允:「好好好,以後還得仰仗你多照顧生意。」

「李大哥,說那話,都是跑腿的。這鮮貨都得看酒樓供銷,客多貨需多,客少貨需便少。」

「那倒是,有好事還望多挂念兄弟呀。」那船主說著給魚商販塞了一條七八斤重的海魚。

宴兒正生愁着滿滿一魚簍的海螺、海貝如何變現,這不她一聽這兩人的交談,頓時有了商機。

不知這魚商販是否收這些海螺、海貝,倘若收購她是不是可以獲取些收入呀,念想着她提着魚簍朝魚商販走去。

可沒等她走近,那魚商販「吁」一聲揮鞭,驅趕着牛車就走了,海貨搶得過時間才算新鮮。

她緊盯着那遠去的牛車,如果剛才她再跑快些就好了,現在她只能自己往小城的市集走去。

市集離她家不遠,只需翻過一座大山,便來到了小城最熱鬧、繁華的地帶。

市集落在兩條大道交匯處右側,那裡不少商販吆喝着自家的東西,有新鮮出爐的肉包,有精巧手藝的泥人,還有熱乎滾燙的麵條湯,商客吆喝着、顧客挑選着,好不熱鬧!

宴兒提着一簍帶着腥鹹味的海螺、海貝走進市集街,眾人都嫌棄避之甚遠,有的更是緊捂鼻子、皺眉轉身就躲開。

「哪來的鄉野丫頭,提着什麼腥臭玩意,走遠點別擋財源!」街旁的小攤商販,無一不對宴兒呵斥,生怕她簍里的東西將客人熏跑。

宴兒全然不理會眾人的反應,只想着快些尋到魚商販所說的酒樓,不然她這些海螺、海貝就不新鮮了。

功夫不負有心,她終於在街道轉角處兩棵大柳樹旁,看到一面酒旗正迎風翻飛着,遠遠看去上面寫着「福滿樓」三個大字。

看到希望,她加快了步伐,不一會兒就來到了酒樓門前,這家酒樓的生意不錯,不僅有人投宿還有人用餐,就這一會功夫,進進出出有不少顧客。

宴兒對此更是欣喜,她抖了抖魚簍里的海貝、海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