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長姐巧當家,發家致富人人誇》[農門長姐巧當家,發家致富人人誇] - 第8章 掙錢路漫漫遠兮

宴兒一連好幾日都是早早起來,到泥灘邊撿貝拾螺,中午就提着滿滿幾簍的海物回來,一人進行清理、煮熟瀝干烘乾的活兒。

這幾日雖說辛勞,但每日勞作後,她原主嬌弱的身體得到了鍛煉,臉上氣色好了不少,紅撲撲的小臉蛋,閃着雙自信明眸,多活力可愛的女娃。

灶台前爐火悶熱,宴兒正在烘乾最後一簸箕的貝肉、螺肉,經過炭火的烘乾,它們原本的鮮味被封鎖住了,一粒粒飽滿、色澤誘人。

她回頭看房子里另外幾簸箕貝肉乾,盤算着如何將此物推銷出去,要不先進行簡單的試吃環節。

宴兒說干就干,待最後一簸箕貝肉烘乾後,立即清洗灶台起鍋,開始烹制貝乾菜餚。

不一會兒,貝干冬瓜煮、貝干炒飯、貝干蒸蛋就簡單完成了。

這些菜式前世的宴兒在一次海鮮宴上吃過,她便如法炮製,不曾想這味道還不錯,尤其是那貝干冬瓜煮,冬瓜清新爽口裹着貝肉鮮味,而貝肉經泡發爛煮後爽滑鮮嫩,真是絕美搭配。

「阿姊,好香呀!」

宴兒弟弟邊說邊掂着腳圍着要吃,這幾日他看阿姊忙上忙下,娘親又接了一堆縫補衣服的細活,他那都幫不上忙,適才阿姊說讓他試吃,他頓時覺得自己有活幹了。

「小心燙,嘗嘗這好好吃。」宴兒說著給弟弟分別夾了一塊冬瓜貝干,一勺貝干蒸蛋、貝干炒飯。

「好吃,好吃,給娘親也嘗嘗。」說著,端着盛有貝干冬瓜湯的粗瓷碗往屋裡跑去,宴兒娘親一見孩兒進來,立馬放下針線接過碗,生怕一個不小心把碗給摔破了。

「慢點,君兒,做事別總是毛毛躁躁的。」

宴兒娘親用勺撈了撈碗中的貝肉乾,一粒粒如同小珍珠,不禁驚嘆道:「宴兒,這就是你忙活幾日的玩意,看着小巧可愛,不知味道如何?」

宴兒緊張地站在一旁,靜靜等待娘親的評點,畢竟這試吃可是頭等要緊事。這關乎着接下來計劃的可行性。

宴兒娘親先品湯後食羹,極大讚美:「清香爽口。」

趁着娘親品嘗之餘,宴兒又端來了貝干炒飯、貝干蒸蛋,她娘親一一細品着,阿弟在旁直嚷嚷着要吃,宴兒看此情景她曉得這貝干海貨計劃已成功了一半。

她欣喜地端着空碗去清洗,後雀躍地向娘親告別:「阿娘,孩子外出市集,興許會晚歸。」

她娘親聽聞,急忙放下手中針線,小步跑到院子里沖她喊:「早些歸來,凡事慢慢來。」

微風迎面,雲影、樹影自頭頂掠過,宴兒踏着輕快的步伐,摟了摟竹簍中包裹好的貝干,深呼吸一口氣,真是鮮香,忍不住幻想:一會到市集,大家爭相搶貨,瞬間掙到一大筆錢,就此走上人生巔峰。

想着想着,她嘴角幅度越發高揚,聯想到背着一簍、一腰帶錢財回家,更是止不住發出鈴鐺般清脆的笑聲,幸好此時山林小道沒有人經過,不然準會被驚嚇到。

不一會兒工夫,宴兒總算來到了小城兩大道交匯的熱鬧處,再往前拐彎就可見到兩柳樹旁的大酒樓——福滿樓。

酒樓門前依舊客如水流,兩側各有一名搭着白毛巾、帶着小黑圓帽的迎客小廝,遇衣着亮麗講究的客人,躬身諂媚;逢破爛邋遢的乞討者,大棍怒罵。

宴兒自是見識了迎客小廝的狗眼看人低,為此她出門前特意收拾了一番,雖無特製衣裳加身,但也算得體、整潔,起碼不會被驅趕出去吧,至於這背簍里的貝肉乾也是處理好、包藏好的。

宴兒躡手躡腳上台階,兩迎客小廝兩眼瞥視,既不怒罵也無熱情,嘴巴小聲嘀咕。看此情景宴兒不由着急,這次不會又被趕吧?

正當她硬着頭皮硬闖時,那兩人竟露出諂媚笑容,兩眼發光地迎看樓前,原來樓前來了兩華麗富貴的馬車。

趁他們恍惚之餘,宴兒飛快地溜進了大廳,躲在右側大廳的房梁下,那裡恰巧有一株半身高的綠植,可以隱藏她瘦小的身影。

宴兒細細打量這酒樓,果真是客如流水。

大廳拼桌座無虛席,一人剛走、一人恰巧落座,二樓、三樓皆是雅座、包廂,隔着各種文玩、植物擺設,雖瞧不見其中布置如何,但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