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絕品高手(書號:7809)》[女神的絕品高手(書號:7809)] - 正文第008章 剪了一半的發!

陳鳳麒絕非葉蟬這麼單純的丫頭可比,面對荊小美的調侃,怎麼可能會敗下陣來:「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咯!需要鳳兒哥我配合你么?」

「我…這個…那個……」

看樣子荊小美也就是個繡花枕頭,動真格的還是不行,只能轉頭看向葉蟬:「小嬋兒,你聽到了沒?你這鳳兒哥你得看緊了,當著你的面都敢調戲你最好的閨蜜我,背着你指不定在外面拈多少的花惹多少的草呢,要是有一天一個母夜叉帶着一小屁孩兒,到暗香小舍花坊要找人家孩子的爹,有你腸子都能悔青的時候。」

「哼哼!」

葉蟬才不吃荊小美這一套:「鳳兒哥可不是一般人,你說不過他就想轉移到我身上,我才不上當呢!」

荊小美搖頭嘆息:「哎,果然是一對狼狽為奸的狗男女啊,一對二,老娘我認輸!」

陳鳳麒:「……」

葉蟬:「……」

雖然荊小美嘴上不饒人,但身為一個理髮師的職業素養還算專業,當陳鳳麒提出理一個平頭的時候,這女漢子倒也不再貧嘴。

「砰!」

然而,當理髮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理髮店門突然被撞開。

作為理髮店的理髮師兼老闆,荊小美顯然不像葉蟬這麼柔弱,停了手裡的理髮剪,轉身就要憤怒發火,不過當看清楚突兀闖進來的人後,頓時顰眉微鎖:「福伯,你這火急火燎的模樣,莫不是被街口的野狗追了?還有,你臉上青一塊腫一塊又是怎麼回事?我說啊,你老人家好歹也一把年紀了,就不要追趕潮流學人家玩角色扮演了好不好?」

不僅荊小美,陳鳳麒和葉蟬都注意到了福伯的異樣,尤其是陳鳳麒,以他過往的專業經驗,一看就能準確判斷出福伯絕不是在玩什麼角色扮演,而是真的受了傷,頓時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機警問道:「福伯,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小葉老闆、小陳,福伯我…我這老不死的沒用啊……」

陳鳳麒不問還好,這一問福伯便是泣不成聲,轉眼間老淚縱橫。

葉蟬一邊穩定着福伯的情緒,一邊問道:「福伯別著急,有什麼事慢慢說!」

「小葉老闆,事情是這樣的……」

福伯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描述了一遍。

原來,侯三比想像中還要睚眥必報。中午才被陳鳳麒狠狠收拾了一頓打斷了手腳,去醫院簡單治療了一下,打上石膏後,越想越是氣之不過,加上其父震怒,便是帶着大批地痞又到暗香小舍花坊鬧事。

恰巧那個時候葉蟬帶着陳鳳麒出門添置生活用品,雙方因此而錯開。

找不到報復對象的侯氏父子,命人將暗香小舍花坊砸了個一乾二淨,好死不死,因為是星期五的原因,按照古藺縣當地小學的學校制度,這天下午葉易放學比往常都早,自然而然撞到了槍口上。

葉易是葉蟬的親弟弟,侯氏父子本着有一個算一個的想法,意圖將葉易抓起來,留下花坊以福伯為首的員工不答應,雙方爆發衝突。但是花坊員工老弱病殘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哪裡又是侯氏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