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醫生謀殺日記》[女醫生謀殺日記] - 第5章 庖丁解牛

結束會診,劉主任就回家了,我婉拒了去她家吃飯的邀請,今天我晚班。

我最喜歡晚班。

在一家醫院,產科的晚班是處在冰火兩重天的位置,有時候忙死,有時候閑死。忙或者閑都是我喜歡的。

但今晚,我希望閑一點。

剛進醫生休息室,就有人彷彿掐着點一樣敲門:「你別躲在裏面不出聲

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搶男人, 怎麼沒本事開門啊?開門!」

胡麗的聲音總是比她的面容更讓人驚訝,很典型的江南美女偏偏一口東北大碴子普通話,明明從來沒有去過東北,偏偏被東北男友影響得徹底。

胡麗是來邀請我去她的生日會的,明天她生日,據她說,這幾天她男友鬼鬼祟祟的,估計明天可能會求婚,希望我能去做個見證。

見我沒回答,她黏過來,挽着手撒嬌:「不行,誰都可以不去,你必須要去啊。咱倆誰跟誰呢。」

「我夜班。」

「你一個月20天夜班還不是自己要求的,明天非得去不可!」

我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其實我不喜歡除了工作和回家之外其他所有的場合。

但我點頭示意她我會去,胡麗這才開開心心的把頭搭在我肩上:「我就說你沒這麼小氣嘛。」

這和小氣有什麼關係呢!我只是不想去而已。

「不就是卿卿么,有什麼了不起!搞定了院長公子嗎?沒結婚就算不上勝利。」胡麗說。

我沒聽懂:「你又喜歡上院長公子了?」

胡麗立馬把頭抬起來,狠狠拍了我一下:「人家給你打抱不平呢。瞎說啥。叫我家程鵬聽見了還不得酸死。」

我作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