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醫生謀殺日記》[女醫生謀殺日記] - 第8章 襄王神女

我想我可能流了一點眼淚,在胡麗這樣開心激動的美好時刻,做了為她的好朋友,有些失態應該是可以理解的吧!但我不是因為她哭,我自己知道。如今已經沒有人可以讓我哭。

有人靠近我,遞給我一張紙,手指芊芊,指甲染着魅惑的紫,襯着白嫩的手指,也有些讓人動心的美,是卿卿,她最喜歡折騰自己的指甲,畢竟,作為放射科的醫生,她可以留長指甲,不像我,十指光禿禿的。

「嫁不出去了吧?被刺激了吧!」卿卿說。我一貫不曉得怎麼接她的話比較好,所以只好接過紙,擦了擦已經幹掉的不存在的眼淚。「自己沒本事,就怪不得別人啊!」

我正想問問她這話是什麼意思,胡麗將她捧着的一大束花塞到我懷裡,這束花挺大,她用的力也挺大,我有點手忙腳亂的抱好花,卿卿已經和胡麗對上了,「你什麼意思?這束花不是應該給我么?她男朋友都沒有,接這個捧花有什麼意義?下一個不是輪到我了嗎?」胡麗哼了哼,又將花從我懷裡挖出來塞到她懷裡,「快拿去快拿去,祝你心想事成啊!」 卿卿已經出離氣憤了:「你什麼意思?先給她再給我,我又不是撿破爛的……」她還想再說,胡麗已經推着她,往蛋糕那邊走去,「你看你,又急眼了,小姑娘整天五迷三道的……」

我聽着她倆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懟,就像實習那時候一樣,卿卿從來不是胡麗的對手,偏偏愛撩胡麗,胡麗四兩撥千斤,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