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快穿之夫郎請上座》[女尊快穿之夫郎請上座] - 第5章 體能廢物妻主vs傲嬌竹馬夫郎5

嗯,好貴。

慕酒佛系的看了一下,還有一些比她那個時代還要高科技的物品,像什麼一隻寵物一樣的家庭醫生,報價1000積分,像什麼宇宙飛船,報價10000積分等等,她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報價太高了,有點閃瞎眼。

「你好好休息,我可以養活你。」男孩稚嫩的聲音從裏面傳出來,帶着一絲執拗又堅韌。

「杉兒……咳咳……」男子咳嗽劇烈,但男孩拿着鋤頭快速離開了。

房間裏面男子咳着慢慢帶上了哭腔,悲傷又痛楚。

慕酒:!

林杉走到門口發現慕酒還站在他家門口,讓自己不去聽裏面的哭聲,眉眼略斂的抬頭看向她:「你怎麼還不走?」

「啊哦。」慕酒回過神,「我準備走了。」

「嗯。」他低下頭悶悶的嗯了一聲,扛着鋤頭離開了。

慕酒沒有跟上去,她猶疑了一下,然後走進了林杉家裡。

她走到一間略顯破舊的屋子門口,此時門打開着,裏面卻暗沉沉的彷彿透不入一絲光,男子的悲切的哭聲似乎在林杉小朋友離開之後哭得更加撕心裂肺了再加上咳嗽,更加的撕心裂肺了。

慕酒表示在現代顯少看見男生哭,所以有點不太適應。

不過她還是禮貌的敲了敲門,聲音清脆帶着孩童氣:「嗯,叔叔好,我是林杉的朋友慕酒。」

哭聲戛然而止。

「有事嗎?」房間里傳來男人輕柔微哭啞的聲音。

「林杉讓我給你一顆糖潤潤喉。」慕酒手裡變出了一小顆薄荷糖,因為一個積分目前只能換出一顆糖。

房間裏面有些動靜,男人慢慢走了出來。

慕酒無法形容那種感覺,大概就是一個男生竟然可以比女生還要纖細柔軟,一步一步皆是病弱扶柳如風的樣子。

真的女尊世界。

男人面容清秀好看,皎皎如月,只是帶着病氣與一雙麻木又疲憊的眸子,他低頭看她,沒有說話。

慕酒眨了眨眼,眸子清澈剔透,她把手裡的薄荷糖遞了過去:「給你。」

男人叫林若,是的,林杉跟了父親姓,而不是跟城裡那個負心女姓。

林若接了過去,輕聲說了句:「謝謝。」

「不客氣。」慕酒和善的微微笑。

林若愣神,許久未見過如此禮貌的孩子了,在這個村子裏,哪個孩子不寡夫寡夫的喊他,說他的兒子是私生子,但是他除了說幾句,卻一點傷害都沒有。

「若兒!」一道粗帶着猥瑣的聲音在院子外面響起。

林若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趕忙拉住慕酒進了房間,嘭的關上門,瞬間又橫了許多木板。

外面的女人大步來到了門外,使勁的敲門:「若兒,若兒,你怎麼一看到我來就躲啊,我可是一下工就來看你了。」

慕酒看着紙糊的門,依稀看到門外人的影子,如此的肥壯,確認完畢,是女尊世界的女人。

而且這聲音有點熟悉,不就是原主記憶中的在村裡打秋風的流氓女嗎?

林若拳頭緊握,全身冷得發抖,怒聲喝道:「滾!」

一般林杉在的時候,這個流氓還不敢明目張胆過來,林杉一走,這流氓就過來了。

「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