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闖江湖》[陪你闖江湖] - 第一章 故事的開篇

世間渾渾噩噩人心涼薄,一行少年闖蕩江湖,看盡人間善惡美醜。

葯能治病救人卻仍然無法填補人心的空缺,也許是缺少的善良,或是出身的偏見,人心最深處各種貪婪黑暗的洞窟。

故事的開篇……

二十年前令狐一族為了得到靈獸族的兩本御獸秘籍,煽動江湖敗類合攻靈獸族。青丘羽凡把一本秘籍交於青丘月和段秋白保管,二人帶着秘籍流落他鄉從此退隱江湖。

青丘月改名為楚月,段秋白改名為白毅,二人本想從此過上新的生活。

某天白毅出去打獵天色已晚卻未見人歸。

楚月跺着腳着急的說「這麼晚了,怎麼還沒回來。」

暗淡的天色,依然掩蓋不了楚月凝重的神情。

楚月轉身蹲下面對白辰和白澤。蹲下微微的講「進屋子裡等母親一會,母親去找你父親。」

楚月轉身之際看見滿身是傷的父親拖着身子緩緩的跑回來,楚月走向前去攙扶白毅到門口,問到「怎麼回事。」

白毅沙啞的說「令狐一族帶人尋過了!」

楚月大怒說道「二十年了,還不罷休!」

楚月站起轉身叫兩兄弟進屋子躲着。塞了一卷書給白澤急說「一定要藏好,無論看見什麼聽見什麼都不要出聲,做哥哥的要照顧好弟弟,父親母親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們就一直往日出的方向走去尋找新的生活。」

「要開心的活着,不用替母親報仇!」

楚月就把白辰和白澤藏在床子下面的地窖里。

楚月轉身坦然的走出去,月光映出楚月堅韌的背影。

楚月幻化出一把幽藍的劍在地上畫出一條線,抬劍指責三名刺客。

三個刺客手持彎刀,長刀,長槍,飛馳而來,說道「速速把秘籍交出來,饒你夫妻一命」

白毅席地打坐閉着眼睛說「夫人你可以擋多久,我需要一炷香的時間恢復靈力。」

「沒問題!」

赤紅的靈力包裹着白毅,宛若熊熊烈火。

楚月雙目禁閉,睜眼雙瞳幽藍,兩指順劍划過注入靈力,指着刺客大聲喝道「誰敢往前一步我便殺了誰。」

刺客舞動手中的彎刀注入靈力不屑說道「找死!」

楚月用輕功飛上屋頂,拋出手中長劍用御劍術控制着長劍用劍氣攻擊彎刀刺客,防不勝防,接連後退一直躲避劍氣。

長刀刺客見此情形,提刀直奔白毅,楚月御劍去防,嘲諷的說「卑鄙小人」

「敢動我相公我要你的命!」

彎刀刺客趁楚月不備,揮出一道劍氣,楚月側身一轉不過肩膀還是被划了一刀。

血順着衣裳流到手。【掌滴了幾滴在屋頂上……】

長槍刺客,把手中長槍跺了跺地面【鐺鐺鐺鐺…】對着楚月說道「我已經沒有耐心了。」

揮舞手中長槍,一道紅色的靈力注入長槍,頓時長槍包裹着赤紅的火焰,長槍刺客眼睛泛紅滿眼殺氣,手中一轉長槍指着楚月,腳往後一蹬猛的衝過去,楚月收劍回來擋了一下,被彈了幾丈遠。撞在一棵樹上面,口吐鮮血。

正當長槍刺客想刺死楚月時候,白毅一劍穿去,打退了長槍刺客。

「休傷我夫人!」

白毅御劍飛到楚月身邊。扶起楚月問道「夫人無大礙吧。」

楚月點了點頭說「無傷大雅。」

三個刺客擺好了架勢。兩位刺客把靈力都傳給了長槍刺客,長槍刺客雙手合十念着咒語,長槍懸空豎立在面前燃燒着烈火,伸出右手拿着長槍往兩夫妻衝過去。

【三人大戰幾十個來回不分勝負】

………

長槍刺客緊閉雙眼握緊長槍扎着馬步凝聚全身所有的靈力準備最後一擊,緩緩睜開雙眼赤紅眼睛好似烈焰。

楚月和白毅雙手緊握「誅魔劍法,心神合一,萬劍誅魔!」

【劍一樣的寒冷劍氣襲出,百木枯萎,地面霜凝】

三名刺客被劍氣冰封,宛若空中塵埃片刻凋零。

正當兩夫婦以為這場浩劫要結束的時候……

兩夫婦精疲力竭靠着樹氣喘吁吁。

白毅拉着楚月的手問道「夫人你沒事吧。」

楚月微微點了點頭說「沒事。」

「颯颯颯……」大風刮著樹葉,泛黃的樹葉隨風飄零,大風起它便起,大風落它便落。

楚月伸手接住了一片落葉,看着落葉深沉沉的說「起風了…」

大風刮著落葉,抬頭看着遠方烏雲遮住的天空傳來一陣陣轟鳴的雷聲,暴風雨來臨前的徵兆,烏雲能帶來雨水和雷電衝刷這片滿是塵埃的土地,卻沖刷不掉人心的灰暗面。

白澤在地窖里聽到了外面轟鳴的雷聲,牽掛着母親一流淚一邊哽咽。

白辰伸出雙手擦擦眼淚,對着白澤小聲的說「男子漢要堅強。」

白澤抱着哥哥潸然淚下說道「母親不會有事的吧,哥哥。」

白辰安慰的說道「沒事沒事,這不是有哥哥在嘛。」

烏雲帶着磅礴的大雨傾盆而下,白毅二人想起身回屋子避雨,此時一巨雕穿破雲層在黑暗中鳴叫,盤旋在二人上空。

二人抬頭望着天空,那隻盤旋的巨雕,互相攙扶着起來,轉身想離開,突然盤旋在頭頂的巨雕遠飛而去。

森林黑暗的一個通道傳來一陣陣笑聲。

令狐秋騎着馬從黑暗中緩緩走出來「二位這是要往哪裡走啊!」

遠處傳來馬蹄的聲音,二人回眸望去,只見令狐秋騎着馬緩緩走來。

白毅問道「你是誰!來此為何目的!」

令狐秋說道「也沒什麼大事,就是來取樣東西!」

楚月問道「什麼東西?」

令狐秋說道「二十年前青丘羽凡那老傢伙給你兩夫妻保管的秘籍。」

楚月說道掩飾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