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闖江湖》[陪你闖江湖] - 第二章 背景離鄉

黎明將至,白辰醒來,推了推白澤二人一起走出地窖。

走到門外朝陽透過朦朧的霧霾灑落在白辰身上。

白澤跑過去撿起母親那柄破碎的劍柄,抱在懷裡淚水從眼角滑落。白澤拿起那破碎的劍柄指着旭日吼道「終有一天,我會拿着手中利刃替你們報仇。」

白辰摸了摸弟弟的後背,說咱們該離開這裡了,母親說要向東尋找新的生活。

黎明微弱的陽光照在身上,映出白辰堅毅的背影,白澤回眸望去家已經被淹沒在朦朧之中。

白辰和白澤一路向東走去二人就此踏上了新的征程。

烈日焦灼,白辰和白澤走到森林旁邊一條小溪旁邊,白辰自己走到溪邊雙掌靠攏乘起溪水就喝了一口。

白澤揪着白辰的衣角說「哥哥我累。」

白辰回眸看着弟弟應道「那咱在樹那邊歇會兒。」

休息一會後白辰跟白澤說道咱們該走了,二人沿着小溪旁邊的往下走去。

眼看太陽就要下山了也沒有走出這片林子,白辰晚上害怕有猛獸。

白辰瞧見一顆巨大的零樹,跟捏了捏白澤的臉說「咱們今晚要在這顆大樹上睡覺了,你看好不好呀。」

白澤蹦蹦跳跳的說「好…」

白辰帶着弟弟走到那顆巨大無比的靈樹下,巨大的分枝能睡下一個成人。高高聳立在這片古老的森林裏。

白辰蹲下說「來爬上哥哥的背,哥哥帶你上去」

白辰吃力爬上靈樹的分枝和白澤坐在樹枝看着遠方的落日與晚霞。

白澤抬頭望了望天空看見雄鷹和鳥兒盤旋天空,不太開心的說道「哥哥我也想要一雙翅膀,想和他們一樣自由自在的飛翔。」

白辰眯了眯眼睛說「一定會的,我們現在就是自由自在的闖蕩江湖。」

白澤低下頭嘆嘆氣「哥哥,我想父親母親了。」

白辰摸了摸白澤的頭「哥哥在,以後會慢慢好起來的。」

隨着夕陽的消退,夜幕降臨。眼前一片漆黑。月亮和星星的出現,給這個被黑暗籠罩的世界帶來了一縷縷光芒,給黑夜裡前行的人點亮前方。

白辰和白澤在坐在樹榦賞月,漸漸熟睡在微弱的月光中。

清晨,白辰被刺眼的陽光照醒,晃了晃腦殼說道「弟弟,醒醒,咱們該趕路了」

白澤揉揉雙眼緩緩睜開,看着被陽光照耀着的森林。

白辰半蹲抱着樹榦說道「來爬上哥哥的背,我背你下去」

白澤爬上白辰的背,白辰順着樹榦緩緩滑下去。

白辰雙手揉了揉白澤的臉「去湖邊清醒一下。」

走到溪邊喝水,看見溪水下面有魚在遊動白澤開心的說道「哥哥這邊有魚!哥哥~哥哥!」

白辰摸摸着空空的肚子說道「是該找點東西吃了。」

白辰捏了捏白澤的臉蛋說「哥給你整好吃的」

白澤嘻嘻嘻樂道「好耶!」

白辰對着白澤說幫哥哥找一根長長硬硬的樹枝。

白澤開心的說道「好…」

白澤大聲嚷嚷指着樹上說道「哥哥你看這根樹枝咋樣。」

白辰快速的跑到白澤身邊抬起頭看着說道「這個不錯。」

白辰爬上拿出斷裂的劍柄,砍斷那根樹枝再砍幾根小的樹枝。樹枝啪啪掉在地上,白辰順着樹榦滑下去拿起樹枝背靠大樹坐下,叫弟弟也過來坐。白辰用破碎的劍削尖樹枝的另一端,其他的砍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給弟弟拿着。

白辰帶着白澤走到溪邊,自豪的說「你哥我跟父親扎過魚,一紮一個準!」

白辰瞄準魚往湖裡用力拋擲,魚兒躲開了沒扎着。

白辰摸摸頭說「沒關係,再扎一次。」

用力一拋扎到了一條小魚,白澤扯了扯衣裳,叫白辰放上去。

扎了半個時辰白辰,僅抓了三條魚兒。

手拿樹枝的白辰說道「這不生火也沒法吃啊。」

白辰找到一些生火的乾草和木材,走到溪邊找塊乾燥堅硬的石頭用刀一直劃火星散落在乾草上點燃了一點。

白辰趴下雙手環繞乾草四周用嘴輕輕的吹氣。白澤疑惑問「哥哥你在幹嘛」

白辰爬着扭頭說道「快拿那些小樹枝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