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闖江湖》[陪你闖江湖] - 第三章 步入青丘山

靈獸族,生活於青丘山百獸谷一帶部族中人能與世間百獸進行心靈交流馴服。

百獸谷棲居着許多奇珍異獸,部族中人也少與外界有聯繫。

部落每隔十年都會開展一場靈獸試煉選拔出最有資質的少年,此時會有很多少年紛紛參與,爭取寶貴的資格。

優勝的少年可選擇拜四位長老任意一位為師下修習御獸之術。並且可以上大殿上層,參悟修習。

青丘翎靈獸一族的天才少年,自小就能破境修鍊御獸術,十歲把手中靈器修鍊到化器二重天。

出身高貴,自小衣食無憂和各種修鍊資源。性格孤僻,殺伐決斷。受到部族高層的愛戴,本該在那場靈獸試煉之中脫穎而出在未來順利繼承首領之位的他,卻沒有逃脫青丘沐陽的嫉妒之心。

白辰帶着白澤途經青丘山,白澤看着滿山的景色感慨的說道「哥哥這裡好漂亮呀,還有那麼小動物。」

突然一個身影,一晃而過白辰大聲的喊「誰在那裡!」

白澤回過頭疑惑的問道「哥哥怎麼了」

白辰摸了摸自己的腦瓜子說道「沒事應該是看錯了。」

白澤看見一隻白色狐狸,慢慢走過去,小狐狸看見白澤走過來便跑遠了些,白澤蹲下小聲的說「我沒有惡意的。」

白狐狸慢慢走近白澤抬頭看着,白澤伸手摸摸他的頭微微一笑,起身要走的時候,小狐狸像小貓一樣粘着跳上了白澤的肩膀。

白澤摸了摸小狐狸的頭說道「小狐狸你就生活在這裡嗎?」

小狐狸像小貓一樣湊近白澤的脖子。

走着走着白澤看見有一顆樹長滿了果子對着白辰問道「哥哥你看那棵樹上有好多果子,咱要不吃點?」

白辰摸摸白澤的頭仰起頭看着滿樹的果子說道「哥哥給你摘。」

白澤開心的說道「哥哥最好了,謝謝哥哥。」

白辰爬上樹梢,摘了一個果子對着白澤大聲的說「接住啊,哥哥扔下去了。」

白澤大聲應道「嗯嗯,哥哥多摘幾個,小狐狸也餓了!」

白辰一手抓住長滿果子的樹枝大聲喊道「躲遠點白澤。」

白辰抱着一根樹枝一直搖果子**的落下。白辰站在樹上吃一口果子嘻嘻說道「哥哥厲害吧」

白辰嘴巴咬着果子順着樹榦慢慢滑下去。

白澤一邊吃一邊說「哥哥你太厲害了,一下子弄了那麼多果子,咱們可以帶在路上吃了。」

白澤拿着一個就給小狐狸。

「來小狐狸你也餓了吧,吃一個」

小狐狸沒有吃,二人把地上的果子撿起來用衣服裹着。

二人走着走着就突然暈倒了,殊不知自己吃的是有毒的果子,醒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看着空闊的房間。

白辰睜開雙眼看着眼前陌生的屋子,搖了搖白澤小聲的說「弟弟,醒醒,醒醒!」

白澤昏昏沉沉的醒來,說道「哥哥這是在幹嘛。」

白辰用手捂住白澤的嘴巴,小聲的說「噓~」

白澤小聲嘀咕「這裡是哪裡哥哥?」

白辰聽到外面有動靜小聲的對白澤說「咱們先找個地方躲起來。」

環顧空嘮嘮的房間,好像沒有一處可以藏人的,着急之下往床底一鑽。

看着有個人穿着黃色獸皮衣服的人推開那扇小木門端着一碗葯走進來。白澤害怕得哆嗦了一下。

鈴兒走近看見二人不見了,笑眯眯的說道「出來吧,我沒有惡意的,只是想問你們一些問題。」

白澤哆嗦的說「你怎麼證明你們沒有惡意。」

白辰一把捂住了白澤的嘴巴。

鈴兒捂住嘴巴嘻嘻笑着說道「我們也沒有把你們五花大綁的捆住,也沒有打你們,反而找了間屋子給你們解毒,還用證明什麼嘛」

白辰聽着好像有幾分道理心裏想反正你們已經暴露了,這間屋子就那麼大,遲早都要被找出來還不如直接出去。

白辰說「你先在這,哥哥先出去看看,沒有問題你再出來。」

白辰弱弱的說「你可別騙我們啊,那我出去了。」

鈴兒把葯放在桌子上笑着說「好,嘻嘻~」

白辰爬出床外面,身子一番,看見青丘鈴蹲着看着他,嚇了白辰一跳。

立馬站起來,拍了拍衣服說「白澤,出來吧」

鈴兒雙手叉腰湊近白辰生氣說道「本姑娘有那麼嚇人嗎!」

白澤緩緩爬了出來吆喝道「哎呦」

「姐姐這是哪裡呀?」

鈴兒坐在床上晃着腳說「這裡是青丘山百獸谷。」

白辰問道「那你們是什麼人,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鈴兒用力拍了拍床大聲的說「我還沒問你們是什麼人呢,你們倒好反問我來了。」

白澤說道「這是我哥哥白辰,我是弟弟白澤。」

「姐姐你叫啥呀。」

鈴兒開心的說「我是靈獸族的,青丘鈴兒,當然你也可以叫我鈴兒姐姐。」

鈴兒翹着腿吃着水果指着那碗葯說「你們,吃了山上有毒的果子,昏倒了,我們部族的人救了你們。」

「那葯涼了效果就不好了,趁熱喝吧,你們身上的毒還沒有完全解。」

白澤拿着葯「咕嚕咕嚕」的就喝完了。

「鈴兒姐姐,鈴兒姐姐有沒有糖啊,這葯好苦呀。」

白辰拉着白澤的手說「你怎麼那麼冒冒失失的,不怕別人下毒害你啊」

鈴兒哈哈的說道「要下毒,早毒死你們了,還要等你們醒啊。」

鈴兒走近白澤拉着白澤的手說「走,姐姐帶你去找糖去。」

鈴兒背對白辰說道「至於你,愛喝不喝,不喝毒死算了。」

白辰拿起那碗葯大口喝下。「哎等等我呀!」

「哎,那個誰你記得拿端碗跟過來,不然你就干苦着吧。」

鈴兒拉着白澤的手走到廚房,蹲下捏着白澤的臉說「姐姐給你找蜂蜜吃。」

白辰端着碗氣喘吁吁的跑過來。

鈴兒指着一個大盆子叫白辰「哎那個誰,你把碗放在那裡就行,順便在那個柜子裏面幫我拿三木碗來。」

「我叫白辰不叫那個誰!」

鈴兒瞅了一眼白辰「趕緊的,你要不要喝蜂蜜呀!」

鈴兒惦着腳發現夠不着扭頭對白澤說「白澤弟弟給鈴兒姐姐拿個凳子,姐姐夠不着。」

鈴兒站來凳子上晃了一下對白澤說道「來扶姐姐一下,我怕摔倒了,白澤弟弟你扶穩了。」

鈴兒踮起腳拿着上面的蜜罐。

鈴兒開心的說「拿到了,嘿嘿。」

白澤和鈴兒拿着蜂蜜走到外面坐在外面的石頭桌子上。

白辰拿着三個木碗走過去背着遞給鈴兒。

「挪!你要的碗!」

鈴兒一巴掌拍在石板上生氣的說「唉!你這是什麼態度呀,不給你了。」

白辰雙臂交叉放在胸前說「不給就不給,凶什麼凶呀!」

鈴兒站起來對着白辰大聲說道「你說誰凶呢,擱那邊去,別在本姑娘面前礙眼,不走信不信本姑娘抽你!」

白辰走開背坐在遠處的石頭上。

鈴兒倒了一碗給白澤說道「白澤弟弟先喝。」

再給自己倒了一碗「哎,這麼好甜的蜂蜜可惜某人享受不到了~」

白辰在遠處背着他們坐在石頭上嘀咕着說道「好你個青丘鈴兒!」

鈴兒拿過一個碗倒了碗蜂蜜遞給白澤「拿過去給你個短命鬼喝吧,苦死了我不好交代,記得說這是你拿給他的,不是姐姐給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