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闖江湖》[陪你闖江湖] - 第四章 青丘鈴兒

白辰對問鈴兒「青丘鈴兒你沒胡鬧過?哈哈哈哈哈哈…..誰信你啊?」

鈴兒推了一下白辰生氣說道「好你個白辰,信不信我抽你啊,你個大混蛋。」

白辰拍了拍衣服說「臭女人,我怕你啊,咯咯…..」

鈴兒走到白辰面前盯着白辰說道「你是不是活膩了,敢叫我臭女人!本姑娘今天不教訓教訓你。」

鈴兒喚出了體內的九天鳳凰,把白辰嚇愣住了。

鈴兒叉着腰說「還敢欺負本姑娘不,哼!」

「惹毛了我,本姑娘叫九天鳳凰把你給吃咯。」

白辰咽了一下口水不敢吱聲

鈴兒叉腰說道「回去吧鳳兒。」

「咯咯….看你還混不混!」

青丘羽凡說道「鈴兒,休要胡鬧。」

鈴兒委屈的說「可是,父親是他先惹我生氣的。」

青丘羽凡苛責道「錯就是錯,不要在這裡胡鬧。」

青丘鈴兒氣不過跑了出去。

白辰對着石門說說「伯伯你一定要保護我弟弟的周全,我去看看鈴兒小姐。」

青丘羽凡應道「我們不會讓小公子受傷的。」

白辰跑了出去追上了鈴兒「哎,不是青丘鈴兒,你怎麼回事啊,咋說兩句就哭哭滴滴了。」

鈴兒哭着說道「還不是怪你,早應該叫鳳兒把你給吃了。」

「嗚嗚嗚…..」

「都怪我,都怪我,我不應該惹你生氣的,我是個大混蛋。」

「別哭了,鈴兒。」

鈴兒轉過身偷偷擦了擦眼淚說「誰要你的道歉啊,誰不會說呀。」

白辰無奈的說「那你怎麼才能不哭。」

「除非你答應我三個要求。」

「什麼要求」

「什麼都行么?」

白辰大聲的對鈴兒說「只要不違背良心,不做壞事,刀山火海都行。」

「你說話不算數的,除非你發誓!」

白辰對天發誓道「我白辰發誓滿足青丘鈴兒三個不違背良心和道德的要求,奔赴刀山火海都行。」

鈴兒說道「這就沒了?」

「那還要啥?」

「當然是違背誓言的後果啊!」

白辰大聲說道「如有違背誓言,我必遭天譴,被雷劈死算了。」

「可以了吧,青丘鈴兒。」

鈴兒轉身笑嘻嘻的說「這還差不多。」

「好你個青丘鈴兒,你是不是故意裝的騙我。」

鈴兒抓着白辰的衣袖說「來來來,你哭一個我瞧瞧。」

鈴兒放下抓着白辰的手說道「你該不會要反悔剛發下的誓言吧,白辰大混蛋。」

白辰堅定的說「我白辰不是那種人,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說到做到,你儘管提吧。」

鈴兒圍着白辰轉說道「問你個問題哈。」

「你多少歲?」

白辰回答道「十六有餘吧」

鈴兒把手搭在白辰的肩膀上說道「咱倆都年紀相仿呀,你不許叫我青丘鈴兒了啊。」

「那叫你啥?」

「白辰你是不是傻呀?」

鈴兒拍拍胸口說「當然叫鈴兒了。」

「可以,這是第一件事。」

「唉唉唉,這個不算。」

「怎麼就不算了,這個不是你要求的事嗎?」

鈴兒推開白辰搖了搖頭說「那我不要了,你還是叫我青丘鈴兒得了。」

「隨你怎麼樣。」

「唉,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啊,陪我去後山玩。」

「青丘鈴兒,這算不算第一件事,不算去就不陪你去了。」

「算!算!算!」

青丘羽凡對白澤說道「白澤小公子,要你的血用一下才行,你忍着一點。」

「沒事,伯伯我不怕疼。」

「小公子去陣中間坐着就行。」

四位長老凝集靈力在陣上,啟動靈陣,一道道金光和符咒若隱若現。

「小公子閉上眼睛,回想一下你的過往。」

青丘羽凡用靈力取出白澤身上的一些血,混入陣中。

青丘羽凡雙眼閉合,打坐在陣,給白澤輸送着靈力。

白澤的回憶一幅幅景象呈現在青丘羽凡眼前的腦海里。

「可以收靈力了,我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伯伯我的父親母親到底是誰?」

青丘羽凡拉着白澤的手說「我們是一家人。」

「等你哥哥回來了再一起說給你聽。」

「哎,白辰你看,那棵樹好多果子呀,上去幫我摘兩個下來。」

白辰驚訝的說「你不怕中毒啊。」

「誰像你那麼笨啊,有沒有毒都不知道,我閉着眼睛都知道那個有沒有毒。」

「快快快,上去幫本姑娘摘。」

「摘摘摘!」

白辰一邊爬樹一邊嘀咕「吃吃吃,遲早胖成豬。」

「你在嘀咕啥呢?」

「也沒啥,就是誇你美若天仙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而已~」

「知道就好,本姑娘要那個大個的果子。你悠着點,死了我可不會再救你了。」

「能不能說句好聽的的啊,青丘鈴兒,你咋句句話都是咒我。」

鈴兒拿起一塊小石頭扔了上去「你是不是不服,白辰大混蛋。」

「服服服,你別把我扔死了,我死了就沒人摘果子給你了。」

「接着,傻姑娘,你要的大果子」

「哎你說誰傻姑娘呢!」

「這裡除了你還有誰那麼傻。」

青丘鈴兒拿着石子扔向白辰。白辰不小心在樹上摔下來。

鈴兒慌忙走近白辰支支吾吾說著「白辰,你沒事吧,對不起啊!醒醒,醒醒!」

「嗚嗚…..我再也不調皮了,你醒醒,白辰大混蛋」

「哈哈哈….青丘鈴兒….哈哈…被我騙了吧。」

鈴兒站起身了擦了擦眼淚踢一腳白辰的腿說「叫你騙我」

白辰躺在地上雙手錘地大喊「青丘鈴兒!你真下得了手啊!」

鈴兒轉過身說「你活該,叫你騙我!」

「我沒摔死都要被你踹死了!」

「這不是還能喘氣嘛。」

「你巴不得我死啊,青丘鈴兒!」

白辰雙手錘了錘地面「我怎麼會遇到你呢,上輩子造了什麼孽,這輩子我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有你這麼說話的嘛,遇到我是你三世修來的福氣。」

「不理你了,我死這裡算了。」

鈴兒試圖拉起白辰,白辰一直不起來。扭着頭也不說話。

「唉唉唉,這次是我錯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來扶我起來。」

「自己起不來啊!」

「我都快摔散架了,剛剛你還踹了我一腳,我這身板哪裡遭得住啊。」

鈴兒伸出手拉白辰坐了起來再慢慢扶他靠在樹邊坐着。

「你要不要吃果子啊,我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