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闖江湖》[陪你闖江湖] - 第八章 花朝與枯木的故事

多年前….

朝花谷的朝花婆婆和枯木婆婆師出同門,朝花精通了師父的醫術,枯木習得煉毒之術。

本是情同手足的師姐妹,師父命其二人下山歷練。

朝花無論遇到平民百姓和十惡不赦的人前來求醫都一樣出手相救。

枯木很是不滿多次跟朝花爭執為何要救哪些惡人,在朝花救的當晚便下毒毒死了哪些人。

「師妹,你總不能什麼人都救啊!這些惡徒你救了他日後他還會行兇的。」

朝花爬在枯木背上「師姐,師父常說人心本善人能感化人,更何況我是學醫不能見死不救。」

「可是哪些被治好的惡人從未不是悔改反而愈發囂張。」

枯木屢次勸阻朝花,可是朝花還是救。

第二天清晨有個惡徒帶着一幫小弟來找朝花治病。

朝花說「其餘人出去,治病的那個進來就行。」

【你們在這裡侯着】

朝花對惡徒說「你做這裡,我幫你診診。」

「你這病我這裡沒有葯,這是藥方你拿去。」

【小娘子長得不錯啊,陪爺玩玩。】

「我勸各位還是注意點的好。」

【哈哈哈哈,進來把小娘子給我帶回去。】

一把劍插在桌子上。

枯木不耐煩的叫道「誰啊!大早上的嘰嘰歪歪,擾了本姑娘清凈!」

【誰!出來,是不是活膩了!】

「我還當是誰呢!一群雜碎,也敢碰我師妹!」

【兄弟們把那小妞賞你們了!】

枯木用靈力控制殘花劍一劍刺穿那個惡徒頭子的胸膛。軀體好像枯萎的花朵一樣。

【啊….快走,妖女啊….】

「想逃!」

「師姐不要傷他們…」【逐漸小聲】

枯木回頭盯了一眼花朝。

「等我收拾了他們再來收拾你!」

「哎,哎,哎師姐….」

枯木用靈力從地面喚出一條條毒藤包圍這群惡徒。

「嘍啰們往哪逃,欺負我師妹你們就留下命來賠罪。」

【女俠饒命啊!女俠….!】

枯木雙手一捏,毒藤把這群惡徒全部吞噬。

枯木氣鼓鼓的走到花朝面前揪着花朝的耳朵。「你又幹了什麼好事了啊。」

「師姐說了多少遍了,不要救這些惡徒,你偏不聽。」

「師姐疼疼疼….」

「你還知道疼,今天師姐不在你是不是就縱容他們帶你走啊。」

花朝抱着枯木的腰說「這不是還有師姐嘛。」

「少跟師姐油嘴滑舌,下不為例!再救哪些惡人師姐抽你。」

「師姐餓了給師姐弄點吃的去!」

花朝拍了拍凳子和桌子「好嘞,師姐您坐這師妹我這就給你做飯吃。」

不一會花朝把菜端了上來。

「來來來,師姐嘗嘗我的手藝。」

「呸呸呸,這什麼玩意啊!那麼難吃!」

枯木揪着花朝的耳朵「說!是不是師姐說你兩句不願意,故意整你師姐了。」

「沒有沒有,我哪裡敢謀害師姐啊。」

「師姐,疼疼疼….」

「只能去客棧吃了,你這做的這些玩意哪是人吃的啊。」

「有那麼難吃嗎師姐。」

「來你嘗一嘗給師姐看看!」

「嘗就嘗!」

「呸呸呸,這什麼玩意啊!」

「走吧師妹,你這手藝這輩子怕是都嫁不出去了。」

「我不嫁人,我要陪師姐!」

「趕緊嫁人趕緊滾,師姐帶着你太累了,做飯又難吃,又傻又笨修為又低。」

「啊,師姐有你這麼說師妹的嘛!」

枯木摟着花朝的脖子「師姐說的不對嗎?」

花朝一把推開枯木的手的手「我比師姐長得漂亮!咯咯….」

枯木叉着腰說「哎,我看你是幾天不打就皮痒痒的是吧。」

「嘻嘻…師姐你追不上我!」

「笨蛋師姐!」

枯木用靈力控制樹藤把花朝吊了起來。

「啊….師姐你又耍無賴。」

「啊…師姐!」

枯木在下面看着花朝哈哈大笑。

「師妹你這樣子還蠻可愛的別說。」

「師姐,放我下來!」

「你再叫師姐我把你吊到明天早上去!」

「師姐,都是師妹我不好。」

「那不好了,說來師姐聽聽。」

「師妹哪哪都不好,師姐哪哪都好!」

「師姐又漂亮又溫柔,又溫柔修為超群,師妹我佩服的五體投地。」

「又想拍師姐馬屁,師姐不吃這套。」

「我沒拍師姐 馬屁。」【突然斷開,懂得都懂】

「什麼!你敢說師姐是馬屁!」

「沒有….沒有師姐本來就是…」【緊張沒說完。】

枯木揪着花朝的耳朵

「看來今天師姐,不好好收拾你都不行了。」

「師姐!」【大聲吼道想解釋】

發火拿着藤條抽花朝「你還敢吼師姐!」

「嗚嗚嗚嗚嗚嗚….」【大聲哭着】

「哎,師妹你怎麼還哭了。」

【越哭越大聲】

枯木感覺放下花朝。

抱着花朝。

花朝委屈的抱着枯木拍着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