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到百萬年:我讓無數大佬裂開了》[簽到百萬年:我讓無數大佬裂開了] - 第2章

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

此刻。

就在蘇塵大喊的時候,鄭家所有人,無不心神劇烈的顫抖,他們在蘇塵的身上,似乎是看到了至高主宰者的恐怖威壓。

而且……

蘇塵剛才的喊聲,讓得整個空間,彷彿都是發出偏移與扭曲,這,實在是不同尋常,不過,等到眾人回過神來之後,剛才的震撼便是煙消雲散。

畢竟。

在鄭城誰都知道,蘇家少爺蘇塵,雖然號稱是鄭城第一帥哥,卻也是不折不扣的修鍊廢材。故而,眾人看向蘇塵的目光,馬上就變得鄙夷跟不屑起來。

要知道。

這裡是武道為尊的世界,你光是長着一張帥氣逼人的主角臉,有個屁用?難道,跟對手較量的時候,看誰長得帥就會贏嗎?

……

……

「蘇塵!」

鄭成虎正要怒斥蘇塵一番,卻見蘇塵對着他,做了一個「噓」的噤聲手勢,見狀,鄭成虎不由得瞳孔驟縮,他不知道蘇塵這葫蘆裏面,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但。

蘇塵這鄭城第一修鍊廢物,如果要多管閑事的話,那他鄭成虎,肯定要狠狠的教訓蘇塵一頓。讓他知道,廢物就該有廢物的覺悟,不要學人家英雄救美!

下一刻。

在鄭家數十人疑惑目光的注視下,蘇塵徑直來到了鄭霓凰跟前,讓得鄭霓凰也是有點不知所措了,很顯然,在鄭霓凰看來,這鄭城第一修鍊廢物,肯定是覬覦自己的美貌,所以這才為自己出頭的吧?

不過。

對方畢竟是一片好心,她也不能讓蘇塵面子上太難堪!

「蘇公子,你的一片好意,霓凰心領了。

不過……」

然而。

還不等鄭霓凰把話說完,就直接被蘇塵打斷了。「霓凰小姐,請你不要誤會,蘇某隻是來問一問,你們家的茅廁在哪?」

茅廁在哪?

聽到蘇塵的問話,鄭家所有人,包括鄭成虎跟鄭霓凰,全都是瞠目結舌。一個鄭家後輩向鄭成虎問道:「家主,蘇塵這小子,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哼!」

深深盯了蘇塵一眼,鄭成虎冷哼道:「不管他想要幹什麼,一句話,他如果是來搗亂的,今天,就別站着從我們鄭家大門走出去!」

「咕隆!」

鄭霓凰不由自主的,便是表情苦澀的咽了口唾沫。

旋即。

下意識的指了下鄭家府邸的西北方向。

「謝謝!」

道了聲謝之後,蘇塵就那麼堂而皇之的,在鄭家府邸上了個茅廁,走出來的時候,還不忘吐槽一番。「這茅廁檔次太差了,竟然不能用水沖?

差評!」

鄭家家主鄭成虎修為高深,在鄭城高手排行榜上面,鄭成虎位列第十九,所以,他的聽力自然是遠超常人,蘇塵的吐槽,鄭成虎自然也是聽在耳中,及至蘇塵走近了之後,這才語氣不屑的嘲諷道:「蘇公子還真是要求高啊,這鄭城茅廁,不都大同小異嗎?為何我鄭家茅廁,檔次就低了?莫不是,蘇公子是有意羞辱我鄭氏?

或者說。

蘇公子壓根就沒有把鄭某放在眼裡?」

蘇塵攤了攤手,有些好笑的道:「不能用水沖的茅廁,難道不是檔次太低?」

「難道你蘇氏府邸的茅廁,還能用水沖?

哼!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鄭成虎一臉鄙夷。

「難道不能?」

「啥?」聽到蘇塵的話,鄭成虎猛地怔住了!

「嗨!」

蘇塵有些意興闌珊的嘆了口氣。「這種小事,吾蘇塵都懶得出手。

不過。

鑒於各位都是井底之蛙,沒有見過什麼大世面,今日,蘇某就讓諸位大開眼界!

各位,follow me。」

說完。

蘇塵就朝着鄭家茅廁的方向走去,鄭家眾人雖然不知道follow me是什麼意思,但他們全都跟在蘇塵身後,打算一探究竟!

嘩!

來到鄭家茅廁,蘇塵手掌一揮,一個現代化,配備馬桶的茅廁,便是在頃刻之間被憑空創造了出來,掀開茅廁帘子,蘇塵對着鄭家眾人說道:「各位,請進來參觀參觀,有什麼需要批評指正的,還請暢所欲言啊,不要客氣!」

看到眼前這驚世駭俗的一幕,鄭成虎等人,無不是目瞪口呆,蘇塵拉着鄭成虎的手臂,讓其坐在馬桶上。「鄭家主,試試我這現代化的馬桶,然後暢談一番你的感受!

那麼現在。

請開始你的表演……」蘇塵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突然,鄭成虎從馬桶上站了起來,勃然大怒道:「蘇公子,你如此舉動,簡直荒唐至極,我堂堂鄭家家主,難道還聽你擺布?」

「呵!」

蘇塵冷笑道:「你牛逼,你厲害,你再修為高深,實力強悍,有本事別上茅廁啊!」

「你!」

「你什麼你,我蘇某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幫你鄭家建造了這麼一款高端拉風而又帥氣的茅廁,你非但沒有隻言片語的感激之詞,還在這裡對我咋咋呼呼的?

難道。

這就是你鄭家為人處世的風格嗎?」

鄭霓凰噗嗤一聲,被蘇塵的話逗笑了,那低頭抿嘴一笑,實在是顛倒眾生!

呼。

呼。

呼。

鄭成虎大口喘着粗氣,氣的吹鬍子瞪眼的,話鋒一轉說道:「蘇公子,這不是重點。」

「那重點是什麼?」蘇塵反問。

「鄭某想要知道,蘇公子來我鄭家,到底有何貴幹?」

「鄭家主別動怒啊,常言道,氣大傷身。

我想。

鄭家主作為修鍊界的高手,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啊!至於吾蘇塵來你們鄭家所為何事?攤牌了,不裝了,我就是來上個茅廁的。

現在。

茅廁也上完了,該離開了。」

蘇塵在走過鄭霓凰身邊的時候,朝着鄭霓凰眨了下眼睛,霎時間,鄭霓凰一顆芳心,徹底的淪陷了,之前她信誓旦旦的想要嫁給那個,引發天地異象,坐在神座上面,戴着面具,俊逸非凡的男子。現在,她甚至想要成為蘇塵的娘子。

殊不知。

那個坐在神座上,如同謫仙一般的少年,正是眼前的蘇塵!

走了幾步,蘇塵猛然停下腳步,鄭家所有人的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再次來到鄭霓凰面前,發現鄭霓凰面龐一片羞紅,低着頭,根本不敢跟蘇塵對視。

「霓凰小姐,請問你閨房在何處?」

可想而知。

如果是一般人問鄭霓凰這個問題的話,鄭霓凰二話不說就是一頓爆錘,而此時此刻,面對蘇塵的發問,鄭霓凰竟是下意識的指了下西南方向。

「謝謝!」道了聲謝之後,蘇塵便是推開了鄭霓凰的閨房大門!

「這個混賬。

他……

他……

他到底想要幹什麼?」鄭成虎都快氣炸了。

鄭霓凰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

之前。

蘇塵走進他們鄭家茅廁,就像是變戲法似的,給他們變來了一個稀奇古怪的茅廁,現在,走進了她的閨房?他……又會搞出什麼新鮮花樣?

也不知道為何。

鄭霓凰竟然充滿了期待!

蘇塵在走進鄭霓凰的閨房之後,沒有欣賞閨房裏面的任何衣物,布局,或是陳列的傢具什麼的,徑直來到銅鏡面前,拿起梳子,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之下,煞有其事的整理下髮型,忍不住讚歎道:「不愧是我,果然帥的一塌糊塗!」

轟!

聽到蘇塵的感慨,鄭家所有人差點摔倒一大片!

「耍也耍了,該是回去的時候了。」

來到鄭成虎跟前,蘇塵神情優雅的道:「鄭家主,你不是要殺了你女兒鄭霓凰的嗎?

現在。

請繼續!」

「我……」鄭成虎一時間,竟是不知所措。

明明蘇塵是一個晚生後輩。

明明他鄭成虎是武道強者。

但。

在蘇塵的面前,鄭成虎覺得自己的氣勢,完全被蘇塵壓制住了,就好像,蘇塵是站在宇宙之巔的主宰者,而他鄭成虎,只不過是渺小到極致的一粒塵埃!

這。

實在是不可思議。

對着高空,蘇塵大喊一聲。「座來!」

轟!

伴隨一道轟鳴聲音的響起,眼前的空間出現了一個裂縫,一個散發著至高威嚴氣息的神座,就那麼突兀的出現在了鄭家所有人的面前,就在眾人全都陷入到,前所未有震驚當中的時候,兩頭遮天蔽日的黃金聖龍,竟是前來拉動這神座。

「我去,這離場的方式,有點不太低調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