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 - 第四章 曾經的回憶

  似乎也只有這個可能性。

  想到瞿若白那張白凈俊秀的臉,夏格臉頰紅了紅,難得的露出了女兒家的嬌羞。她對於瞿若白其實沒多少愛意,只是他對她好,而她到了適婚年齡,僅此而已。現在看來,她真的應該好好考慮和瞿若白的未來了。

  看夏格盯着一處地方發愣,宋如雪眼珠子轉了轉,搗了搗她的胳膊:「小格,看你一副思春的模樣,今天去瞿家,應該不錯吧?我可聽說了啊,瞿若白是瞿氏唯一的繼承人,等你嫁過去,可就真的衣食無憂了!」

  提起瞿氏,夏格一張俏臉驀然沉了下去。

  「怎麼了?」宋如雪感覺到她的態度不太對,猜測,「該不會是瞿家人欺負你了吧?」

  夏格沒吭聲,宋如雪以為真被自己猜對了,當下氣的就要擼袖子去打人,被夏格一把拉住。

  「小格你別攔我,他們竟然敢欺負你,看我不好好教訓教訓他們!有錢了不起啊,就能欺負人了嗎……」

  「我看見宮越澤了。」

  宋如言驀的噤了聲,轉過身不可思議道:「你說什麼?你見到誰了?」

  「宮越澤。」夏格垂着眼很安靜的樣子,「他是瞿若白的小叔。」

  「怎麼可能……」宋如雪捂住嘴巴,跌坐回椅子上,「那,你們說話了嗎?」

  「說了,還是他送我回家的呢。」夏格冷笑一聲,「他還問我,五年前為什麼離開他。」

  宋如雪擔心的看着她。這是夏格心裏的一根刺,還以為不去觸碰就慢慢會癒合,沒想到,還是躲不開逃不掉。

  這大抵就是命中注定。

  「小格,五年了,你離開過,又回來,還是放不下嗎?」宋如雪猶豫了一下,按住她的手,「你也該忘記他,好好過自己的生活了。」

  「忘記?」夏格猛然抬頭看她,眼裡的恨意令人心悸,「我親眼看見我爸媽蓋着白布,推進太平間,這一切,都是因為宮越澤!親人之恨,背叛之痛,你讓我怎麼忘?」

  很久以前她看見別人在醫院裏對着屍體哭哭啼啼的,總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畢竟沒有人可以長生不死。後來她親身經歷過才知道,有些事是刻在骨子裡的,只要輕輕一碰就鮮血淋漓。

  五年前。

  昏睡中的夏格朦朦朧朧中看到一雙手,這雙手潔白修長,指骨分明,帶着男人固有的力度,先是划過她有些乾渴的嘴唇,接着輕輕愛撫過她的項背,最後移動到某個難以啟齒的部位。

  「不,不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