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 - 第八章 見岳父岳母

  直到宮越澤坐在飯桌前,夏格還沒有把一切縷清楚。

  他不是走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她家裡?

  夏母和夏父對望了一眼,上下打量着西裝筆挺的宮越澤,最後還是夏母先開了口:「請問你是?」

  「伯父伯母好,我是夏格的男朋友,宮越澤。」

  夏父夏母都是老實人,平時除了時事新聞其他一概不理,自然不知道面前這個人有多大的身家,只是單純得把看做准女婿。

  夏母看起來很高興:「小夥子長得不錯,很精神,和我們家小格在一起多久了?」

  宮越澤撒謊撒的無比自然:「一年了。」

  「一年了?」夏母吃驚,回頭瞪了夏格一眼,「你這孩子,怎麼也不告訴我們?」

  夏格頗為冤枉,低頭扣桌子上的木屑不說話。

  還是宮越澤出來打了圓場:「伯母您別怪夏格,是我覺得等更穩定了再和你們說,讓你們放心的把她交給我。」

  一番話說得夏母心花怒放。

  夏格抬頭看他,很佩服他的交際能力。

  「宮,宮先生是吧,你們家是做什麼的?」夏父顯然謹慎的多,不顧夏母給他使眼色,板着一張臉,「我看你穿的不錯,家裡條件應該很好吧。你也看到了,我們夏家窮,怕是攀不起你這高枝。」

  宮越澤笑的溫和,竟然從皮包里取出一張房產證,遞給夏父:「這是我用自己掙得錢在S市東邊買的一套房,房產證上寫的是夏格的名字。如果以後我背叛了她,就會被凈身出戶。」

  正午微曬的陽光下,照出她一臉懵圈。

  房產證上的名字白底黑字的看着分明,夏格實在想不出自己什麼時候簽的字,更想不到宮越澤為什麼要多此一舉做出這等事來。

  有了房產證做保障,夏父夏母頓時笑逐顏開,夏母更是一個勁的往宮越澤碗里夾菜。夏格捂着吃撐的肚子,眼睜睜的看着宮越澤吃下一大碗飯加兩個滷雞蛋加一碗麵條。

  夏格的表情變得複雜難言。

  她要是現在和父母說她和宮越澤才在外面吃過,他們會信嗎?

  宮越澤掃了夏格一眼,放下手裡的筷子:「伯父伯母我吃好了,公司還有事我就先回去了,你們慢吃。」說完站起身來,對着夏格道,「我對你家這邊的路不太熟,你能不能送送我?」

  夏母推了夏格一把:「當然可以。」一邊沖她使眼色。

  夏格正好愁自己吃不下去,趁機站起身來就往門外走,宮越澤又禮貌的道了聲再見這才跟了出去,看見夏格在門口等他。

  「你在這裡等會再進去吧。」宮越澤嘴角的笑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