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 - 第九章 你喜歡上我了?

  手一把抓在了宮越澤的頭髮上,兩人滾成一團。

  他的身子正好壓在她的身上,濃重的呼吸伴隨着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捲入她的鼻息之中。

  夏格聽見自己的心狂跳的像是隨時會蹦出來一樣。

  「你,你……」

  宮越澤沒說話,眼眸深沉,像是無底洞,能隨時把人吸引去。

  夏格越發慌亂,一把推開宮越澤,從地上爬起來,扯了扯衣服站在一邊,但心裏和臉上的滾燙是怎麼都去不掉了。

  這個感覺,就像是懵懂初開的……少女心?

  夏格定定的抬頭,看宮越澤來回搬東西的背影,心念一動,有一股發酵的情緒慢慢的從心底生出。

  其實這沒什麼稀奇的,人都是會被習慣所左右的動物,加上這世界上90%的人都有所謂的「斯德哥爾摩綜合征」,當然可能是有潛伏期而沒發現,但時間長了,那個人影就在心裏根深蒂固,去不掉了。

  更何況,除卻早開始的不愉快那件事,其實宮越澤算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沒什麼緋聞,潔身自好,而且有錢。

  夏格覺得,自己大概是喜歡上了宮越澤。

  發現這個事實的時候,夏格很沮喪。她一直扮演着好女友好未婚妻的角色,讓自己假裝喜歡他,可現在真喜歡上了,卻要演一個不喜歡他卻必須假裝喜歡他的人,怎麼看怎麼傻缺。

  於是當下一次宮越澤再來的時候,夏格就借故要去找好友宋如雪,早早的溜之大吉,把他一個人丟在家裡。

  宮越澤被連續放了三次鴿子,終於忍不住在第四次的時候,提前到把某個想要再度溜號的人堵在門口。

  「你這是想去哪裡?」

  夏格沒想到他這次會早來,狼狽不堪的解釋:「我去找如雪……」

  「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四次了。」

  「她最近失戀了心情不好,我要陪她。」

  「那你乾脆把她帶來家裡住好了。」

  宮越澤皺眉,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死死的壓在門上:「你在躲我。」是肯定句。

  他的語氣聽起來在壓抑着憤怒,夏格敏感地覺得有哪裡不對,但沒有傻到回答這種問題,只低頭抿唇以沉默作答。

  手指在她柔軟的肌膚上輕打着轉,宮越澤的語調慢慢冷下去:「夏格,你不要考驗我的耐心,我沒有時間和你玩躲貓貓的遊戲。」他頓了頓,身子壓近了些,「或者說,你想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你喜歡上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