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妻》[強勢寵妻] - 第十章 逃離

  藍少旗聞着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一如以往的讓他沉醉的氣息那般清晰。

  艾洛僵硬着身子,不停的抖,想逃離藍少旗的禁錮。奈何被他鎖得太緊,半分都移不開。

  「不要……」艾洛硬生生轉過臉,下巴被藍少旗捏紅了,火辣辣的疼。

  藍少旗無視艾洛的抗拒,欺近她,鼻尖與鼻尖之間的摩擦。感受着她如嬰兒般柔嫩的肌膚,此時是那樣的美好。

  這一刻,他想起幾年前醉酒的那一晚,那個女人給他帶來的快感。她在他身下綻放的妖嬈,和他瘋狂佔有她的畫面。

  那有蝕骨的快感,讓他極度瘋狂,是他一直在尋找的。怪不得古人會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這一刻藍少旗卻有一種想把艾洛養在身邊的想法,盡情得到她,佔有她。瞅着也順眼,就是在這種時候別像炸毛的貓就好了。

  「艾洛……」藍少旗飽含**沙啞的嗓音在艾洛耳邊想起。

  「我想要你。」藍少旗邊說著,邊啃咬着艾洛如天鵝般的美頸,留下屬於他的痕迹。

  艾洛身體一顫,跟隨着他的動作,身體傳了一陣陣麻酥感。

  不行她不能這樣,已經失去過自己一次,不能有第二次了。

  艾洛想着,手已經提前的做出了反應,「啪……」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在了藍少旗的臉上。

  藍少旗停下動作,不可思議的抬頭望她,隨後憤怒的將她的手往床上一放。

  藍少旗皺起好看的,暴怒得像一頭獅子:「你說不,我偏要,你今天不給也得給。」

  說完便撕扯她的衣服,佔有慾已經控制住他。

  艾洛身子顫抖如篩糠,抖着說聲說:「我怕,你放了我好嗎?」

  帶着期盼的眼神望着藍少旗,似乎想讓他好心放過自己。

  而藍少旗仿若未聞,繼續着他的動作。

  艾洛想起幾年前的那個夜晚,心如死灰。她放棄掙扎,視死如歸的閉上眼睛,隨便他怎樣,自己的身體反正已經是殘缺的了。

  藍少旗感覺到她的掙扎越來越小,停下動作去看她。

  艾洛的臉已是滿臉淚痕,藍少旗微怔,這個女人就這麼怕他嗎?

  有一絲不悅騰升,藍少旗冷着臉,寒氣四溢,迫人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

  艾洛的到自由就急急忙忙的整理自己的衣服退往一邊,吸着鼻子不停的掉着眼淚。時不時的小心翼翼的偷看着眼前的男人。

  場面說不出的冷,最後艾洛帶着哭腔說道:「藍總,這麼晚了要不您就先回去吧。」

  藍少旗皺着眉盯着眼前可憐巴巴的女人,最後嘆了口氣,轉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艾洛看着那個男人的動作,瞬間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個男人今天是發了什麼瘋,差一點自己就……

  艾洛好笑的搖了搖頭,起身走向衛生間準備洗漱。看着衛生間鏡子里的自己,不禁吃了一驚,哭紅的眼布滿了血絲,頸子上還有剛剛的吻痕。

  不要再想了,做好自己就行了,以後多躲着這個男人就行了,艾洛在心裏暗暗的發誓。

  在另一個房間,藍少旗懊惱的將自己的拳頭砸向牆上。自己真的是瘋了,居然差一點沒忍住上了她,自己的自控力一向很好,為什麼一遇到她就不行了。

  這個女人真的是自己的一個劫,無法躲避,那就正面迎接吧!藍少旗勾起嘴角微笑,他冰冷的世界,終於熱鬧了起來。

  Y市的早晨是美好的,陽光照射進來,藍少旗用手擋了擋,遮住了陽光。

  「鈴……」短訊提示音響起,藍少旗困難的睜開了眼,看向了屏幕。

  霎時好看的雙目突然瞪着,像是想到什麼事一般,奮力起身套上浴衣就往外走。

  藍少旗憤怒的敲了敲隔壁的門,好久都沒人回答。他叫來服務員打開了門,裏面整齊,像是沒有人來過的樣子。

  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Ada,幫我訂最近的機票,我要回來。」

  藍少旗關掉電話,女人這次你徹底惹到我了。

  在飛機即將要起飛時,艾洛閉目養神,她實在不知道發生了昨天的事,該如何面對藍少旗。她是憤怒的,但是他畢竟是自己的上司。

  這個工作是她回來複仇的第一步,無論如何都不能丟掉。可是這麼丟藍少旗一個人在酒店,他可能會更生氣吧,唉,不管了給他發個短訊說自己走了吧!

  艾洛嘆氣的搖了搖頭,掏出自己的手機給藍少旗發了個短訊,隨後便關了手機。

  藍少旗給她的熟悉感就跟那年的夜晚是一樣的,她抗拒也很享受。艾洛有點糾結,自己這是怎麼了?

  下了飛機,艾洛推着自己的行李,打算先回自己的家睡上一覺,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小洛?」一陣溫柔熟悉的男聲在身後響起。

  「嗯?」艾洛轉身疑惑的看向聲源的方向。

  等那人走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