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寵妻》[強勢寵妻] - 第六章 這裡是辦公室

  完蛋了,自己怎麼在沙發上睡著了?艾洛心裏想着,她緩緩地坐了起來,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打算快速的把文件翻譯出來。

  在辦公室外,藍少旗透過玻璃窗看到沙發上的艾洛,不禁好笑的搖了搖頭,這個女人是的。

  推開門,藍少旗輕咳一聲:「我要的文件你準備好了么?」

  艾洛看着進來的藍少琪,面漏尷尬之色:「您能等一下嗎?我還有一點點就好了。」

  藍少旗冷冷的嗤笑:「當初,跟我信誓旦旦的說你的能力有多強,如果我說我現在就要,你能給嗎?」

  說著步步向艾洛靠近,把她困在自己的雙臂與沙發之間不能動彈。

  艾洛雙手推着他,漲紅着臉:「藍總別這樣,這裡可是辦公室,會有人進來的。」

  藍少琪低下頭,在她耳邊玩味地說:「哦~以你這樣說,如果不是辦公室你就原意?」

  說著便撫上艾洛墨玉般的髮絲,饒有興趣地將髮絲纏繞在自己的手指上。

  艾洛真是有氣又好笑,這個男人是把自己當什麼了?玩物?她可不是什麼好惹的。

  「藍總,請您放尊重一點。我只是您的下屬,不是您外面的女人。」艾洛冷冷地說道。

  藍少旗彎起嘴角,冷冽的臉上漸漸溫柔起來。面前這個女人就像炸毛的小野貓,真是有意思。

  辦公室曖昧得氣息正濃,辦公室外嫉妒充斥着整個房間。

  「微微姐,我…..」藍少旗原特助帶着哭腔,權九微緩緩的轉過身來,對着她。

  「怎麼了?筱柔,怎麼哭了?」權九微看着那哭的梨花帶雨的人說到。

  煙筱柔揉了揉哭紅的眼睛:「還不是因為那個女人,要不是她,我的特助位置怎麼會被撤掉。微微姐,你一定要幫我啊!」

  煙筱柔扯了扯她的衣袖,權九微有點愣神。

  是啊,都是因為這個女人來了,少旗整個人都變了,不行,不能這樣!

  權九微望向辦公室,雙目帶着嫉妒的目光。煙筱柔看她這樣,不禁害怕的扯了扯她。「微微姐?你……」

  權九微不失風度的撫下扯住她衣袖的手:「筱柔啊,少旗做什麼事又不是我能插得了手的,我儘力幫你說說吧!」

  說完便轉身向總裁辦公室走去。

  藍少旗準備起身,不再鬧她了。

  「少旗!我…..」這時剛好權九微推門而入,微笑從她臉上消失,精緻的妝容都難以掩蓋她的嫉妒。

  藍少旗緩緩的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袖口,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要敲門嗎?有事嗎?」

  權九微冷眼撇了一眼艾洛,挽上藍少旗的手臂。

  「我就想問你今天有空嗎?能和我一起回家,爺爺看見你,一定….」

  「夠了。」藍少旗厲聲地打斷了:「我今天沒空。你要沒事,就先出去吧。」

  權九微撇了撇嘴,眼眶濕潤了。她暗暗發誓,一定將艾洛從藍少旗身邊趕走。當她走出辦公室的時候,看向艾洛的眼神中帶着兇狠。

  艾洛在旁邊靜靜的看着這一幕,心裏覺權九微有點可悲。

  既然藍少旗不愛他,何必委曲求全呢。想起自己原來的男友,唉……

  就在艾洛愣神的時候,藍少旗不知不覺已經來到她的身邊。

  「在想什麼呢?不會是在想我吧?」溫熱的氣息一陣陣噴子艾洛的耳朵上,引得的她一陣顫抖。

  她雪白軟糯的小手輕推着藍少旗的胸膛,從白襯衫薄薄的布料下傳來他溫熱的體溫,時不時還能感受到他強有力的心跳。

  好聞的薄荷味陣陣襲來,她有點欣喜,又有點害怕,瞬間有點懵。

  藍少旗看着這個女人懵懂的模樣,不禁有點好笑,原來她還有這樣一面。

  「喂,你還要這個樣子多久,難道真被我說中了。」藍少旗微笑着對她說。

  「咳…藍總你要的資料我會儘快的翻譯出來交給你,給我一點時間。」說完她急忙像逃離戰場一樣,跑出了辦公室。

  藍少旗看着像逃命一樣逃出的女人,露出寵溺的微笑,這女人有意思。

  艾洛剛出辦公室就感覺周圍的氣場不對,感覺她走到哪,同事的目光就想看八卦一樣盯着她。

  她不禁好笑的搖了搖頭,當初自己真是太傻太天真,現在只是為了復仇,其他人怎麼看,關自己什麼事。

  艾洛到自己的座位,開始將剛剛藍少旗給她的資料翻譯整理出來。

  「噹…」一疊資料扔到了艾洛的身邊,「這份資料,馬上做,半個小時之內給我整理出來,總裁要用的。」

  艾洛皺了皺眉,抬頭,權九微正以一副盛氣凌人的姿態俯視着她。

  「我想這些文件應該不是我負責的吧,權小姐!」艾洛站了起來,毫不示弱的直視着權九微。

  「哦,是嗎?我以為總裁的所有都歸你了呢!原來….」權九微一臉不屑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