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嬌妻寵上癮》[千金嬌妻寵上癮] - 第10章 她從何時起開始厭棄自己

二樓的東邊,是沈牧禮和沈星爾的卧室。兩間卧室都聯通着各自的書房,門對門。
走廊里的白色牆面上,掛着一幅名畫。
晏子羨眉頭微挑,隨意找了個借口打發了傭人,下一秒便旋開了畫布旁邊的房門。
又是那股淡淡的甜柚香氣,混着少女閨房中特有的清新味道,撲面而來。
床頭亮着一盞美人魚形狀的陶瓷香薰燈,亮着蒂凡尼藍的幽柔光線,原來那陣甜柚味道從這裡散發出來。
睡夢中的那個小女人,此刻正側卧在純白色的軟床上,曲線玲瓏的身形隱藏在真絲鍛被之下。
彎彎繞繞,曲曲折折,像男人多年來夢魂深處的一座花峰月山。
藍色的厚絨地毯巧妙地吸去了男人的腳步聲,他走到床邊坐下。
床沿一角輕輕塌陷,晏子羨悄然無聲地凝視着沈星爾那根本算不上優雅迷人的睡姿。
一整張小臉恨不得全都埋進枕頭裡去,半邊脖頸輕枕着胳膊,一大半的側身被壓在厚實的床褥里。
包括那藏在黑色蕾絲睡袍下若影若現着的迷人雪團。
晏子羨輕輕蹙了蹙眉頭,忍不住伸出了手,將她的身體扳正。
正是花開綿延的璀璨年紀,她這樣的睡姿,非把身材睡癟了不可。
還沒結婚談戀愛的花漾小女人,該養肉的地方還是得悉心細緻地養着,可不能讓一床被褥給弄縮水了。
冷窗外,銀色小船悠悠彎彎,透進來些縷散漫的華光,悄悄地浮韻在女孩嬌軟的水唇上。
晏子羨突然站起身,略顯煩躁地在屋子裡來回沉默地踱着步。
這誰忍得住!
晏子羨這會兒心裏滿滿都是後悔。
艹!非心癢難忍地要趕來看她一眼做什麼?
能看不能碰的。
大約實在是憋得狠了,晏子羨忽然就想不起要臉這件事情了,一個箭步又轉回到床邊,一雙大手沿着雪白的絲被鑽了進去……
沈星爾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睡夢中被某個不要臉的大佬佔盡了便宜。
她睜眼醒來,窗外天色已明。
掀被下床,身上涼颼颼的,她垂眸一看,身上的睡袍又莫名其妙地鬆開了,雪膚大面積地暴露在濕潤空氣之中。
她隨手攏了攏衣襟,赤着腳走進浴室。
洗澡時,才發現心房處竟有些莫名的紅腫脹痛,她輕皺了皺眉頭,開始難以控制地厭煩起這一刻的自己。
可千萬別是遺傳了那女人不安於室的水性楊花。
渾渾噩噩上了一天班,好在今天晏子羨不在,她也樂得清閑,專心跟着事務所里的資深審計師認真地學着平時在學校里學不到的實務經驗。
下班後,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