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那一人》[且看那一人] - 第10章 劍名櫻落

十七年前,禹漢宮。

長安街上,一銀甲軍士拼了命地狂奔着。

「禹王殿下,百里將軍的夫人生得一女。將軍特地差屬下前來通報,還請殿下賜名。」相貌不凡身着亮銀鎧甲的將士匆匆拜見顧禹,替顧禹手下鐵馬大將軍百里鈞傳達口訊。

「將軍夫人母女可還安好?」顧禹聽到消息,臉上露出些罕有的興奮。

「一切安好,有勞殿下掛心。」將士答道。

「如此甚好。百里隨我征戰多年,此時又正是櫻花盛放的時節,不如……就喚作櫻久吧。」顧禹思慮了片刻,隨即做了答覆。

「櫻久,百里櫻久,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將軍定會開心的,多謝殿下賜名。」將士臉上堆滿了笑容,像是自己撿到了什麼寶貝一樣。

「嗯,百里得一女,我兒風月也不過兩歲余,你回去跟你家將軍說,不如,我們就替他們結下一樁姻緣如何?」顧禹深知百里鈞這十餘年來在他身邊都是衷心不二,而且屢建奇功,若是兩家能結為親家,自然也是一樁美事。況且,早在得知百里夫人懷有身孕之時,顧禹就想過,要是男孩就與顧風月結為兄弟,女孩就定下媒親。自打數百年前起,離荒一族的顧家就與百里家有聯姻的傳統。

「……多謝殿下,多謝殿下!將軍知道定會喜壞了。」

將士像是沒聽清一樣愣了一瞬,回過神立馬樂開了花。

十年前,胤國國都央煊城。

禹漢宮,百錦園。

「你就是顧風月呀?」七歲出頭的小女孩兒看起來鬼靈精怪的,面對眼前比她高出一個頭的小男孩兒沒有半點羞怯,甚至踮起腳掐了掐男孩兒的臉。

男孩兒臉紅,點了點頭。

「荀夫子有教過風花雪月!你為什麼不叫顧花雪呢?」小女孩兒奶聲奶氣,眼睛裏卻滿是認真。

男孩兒臉紅,搖了搖頭。

「嗯……顧花雪不好聽,顧雪花……也不好聽,顧風月……難聽死了!我以後就叫你花花吧!花花~花花~嘿嘿!花花~」小孩子的話本就是沒邏輯的,說著說著,小女孩兒就笑成了一朵花兒。

男孩兒點頭,臉了臉紅。

「我叫百里櫻久,也很難聽是吧?噓!是你爹爹起的!我爹爹不讓我說!我爹爹說,等我長大了,可是要嫁給你的!所以你要有意思一點!不要一直這樣獃獃的!」小女孩兒說著,從地上撿了一瓣櫻花,拉過顧風月的手,攤開掌心,放了上去。臉上又綻放開一個隨意卻又極美的笑,「我走嘍!想我就找我玩哦!」

男孩兒盯着背影盯了好久,背影沒了,又盯着掌心的花,面如晚霞,溫柔的晚霞。

「花花你們慢點兒好不好啊,阿櫻追不上你們。」約摸六七歲的小女孩兒滿臉焦急,望着前面跑得飛快的幾個男孩兒恨不得鬆了手上的紙鳶線。

女孩兒緊鎖的眉頭下,一雙撲閃撲閃的大眼睛比暴雨後的天空還要明澈。肉嘟嘟的小嘴像極了染着新晨露珠的櫻桃,兩個小梨渦襯着,簡直再找不出這樣乖巧可愛的人兒。

「略略略,是阿櫻你非要在這兒放紙鳶的,我們都說了就想捉幾隻蝴蝶來玩兒。」一個跟這名叫阿櫻的女孩兒年紀相仿的男孩兒邊跑邊回過頭來向女孩兒吐舌頭。

「就是,阿櫻你一雙小短腿兒自然追不上我們啊!什麼時候你有風月他那麼高就不用我們等你咯!」另一個男孩兒也打趣道。

「啊啊啊啊啊,臭花花臭十一臭蘇大你們都是臭小子!本小姐再也不理你們了!哼!」女孩兒氣急敗壞,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動了。

「行了,十一蘇大,你們停着歇息一會兒吧,別又把阿櫻惹得哭了。」跑在最前面的男孩兒停了下來,跟後面的兩個說道。

「喂,風月你怎麼每次都偏袒阿櫻呀!」十一氣鼓鼓的,又只得安分地倚着棵老槐樹坐了下來,把怨氣發泄到一旁的花花草草。

「哼!那當然了,我長大了可是要嫁給花花的!」女孩兒做着鬼臉,一點不知羞。

「阿櫻,還是我來陪你一起放紙鳶吧。你看你,你這是牽小狗還是放紙鳶呀?」顧風月反倒紅起了臉,看着一路被拖在地上的紙鳶,滿臉無奈地捏了捏阿櫻肉嘟嘟的小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