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那一人》[且看那一人] - 第4章 一劍光寒十九洲

放眼整個大疆,大武生都是屈指可數。

魔教剎那的教主顧眠山算一個,死去的席殊或許也是,還有破虜山那位閉關了半世的老祖宗可能也達到了這一步。

還有嗎?再沒聽說過。

紀翩安自知已沒有再打下去的必要。雖然他已是武痴巔峰,可他跟李太曦之間的實力差距,怕是一道天塹也不足以衡量。

「沒想到李掌教已踏入了大武生這一境界。」紀翩安無奈地苦笑了聲。

「老夫無意仗勢欺人,只是逆徒席殊已死,希望諸位能讓死後他有一安身之處,不至於曝屍荒野。」李太曦大手一揮,懸空九十九劍歸鞘。

「李掌教,你可知席殊犯下的是何等大罪?」此前敗北的慕容清夢仍是心有不甘。

怎麼能甘心呢?她觀星洞最傑出的一代弟子,幾乎在席殊手裡死傷殆盡。

李太曦面對慕容清夢的質疑,忽然面色凝重,怒喝一聲,「劍來!」

大殿里一柄長劍轉眼到了眾人跟前。

就在眾人臉色大變,擺好防禦姿態的時候,長劍自李太曦袖間而過,李太曦的左臂掉在了地上。

李太曦面若無事發生,俯身撿起那截斷臂,「我知道無論我說什麼諸位心中的怒火始終難以熄滅。今日我李太曦自斷一臂,算是為我那徒兒償還罪孽!還請諸位容我那徒兒的有一葬身之所!」

眾人面面相覷。

「李掌教何須如此?我顧眠山為你殺盡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

忽然,一道洪亮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眾人回首望去,只見一黑衣男子在群山之間飛速襲來,原本只如蚊蠅般大小,眨眼間竟已到了身前。

「顧眠山!「眾人大驚失色。

「就用我這把碧落刀,送你們去見我死去的弟子們!」

「須臾剎那!「顧眠山揮刀怒喝。

砰——

電光火石之間,一聲劇烈的鐵器碰撞之聲在這孤霄群山之間炸開。演武場的眾人皆被那招式間的餘威衝擊得倒飛出去,七竅出血。

人們陸續緩緩睜開眼睛,只見那獨臂的李太曦身周懸着九十九劍。

九九歸一,攔住了顧眠山的那一刀。

這一劍,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十九洲。

「為何?」顧眠山不解。

「冤冤相報何時了?」李太曦搖了搖頭,嘴角滲出一行鮮血。

「我要殺的人,沒人攔得住!」顧眠山洶湧出無盡殺意,像一頭原始凶獸一般再次揚起了手中的碧落。

忽然間,李太曦氣勢大漲,鬚眉白袍舞動,那一劍重新化為九十九劍,在李太曦背後列出劍陣。

「憾天九龍陣!」

隨着李太曦一聲怒喝,九十九劍化為九條張牙舞爪的巨龍,似要撕裂這無邊天穹。

「呵,我原本以為,你劍道魁首李太曦多少也算是個正人君子,沒想到如今也要替這些江湖鼠輩出風頭!」

顧眠山看着那聲勢浩大的九龍劍陣面不改色,手上的碧落刀凝聚出一股濃稠窒息的滔天殺意,竟使得那風雲變色。天地之間,無數肉眼可見的黑色煞氣蔓延開來。

這便是大武生之間的對決嗎?在場的一眾江湖中人內心震撼不已。

「逆徒席殊已經釀成大錯,我李太曦,該還這個江湖一個公道。」

李太曦緩緩抬手,九條劍氣為意,劍身為形的巨龍怒目翻騰,只等着顧眠山那一刀落下。

「顧教主!李掌教!勞請收了神通!」

兩位絕頂高手正要放手廝殺之際,一道稚嫩的聲音打破了這風雨欲來的死寂。

顧眠山跟李太曦一齊看去,竟是一柔弱女子跌跌撞撞衝上了山門。

「靈兒!」紀翩安看到來人,原本臉上的晦暗神色一時間蕩然無存,驚愕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來人正是紀翩安的小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