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那一人》[且看那一人] - 第6章 懸屍七日

胤國京都央煊城宸昀殿

「寧無恙,安排你做的事你辦得怎麼樣了?」

「稟陛下,臣私下裡經營多年的組織『黑犬』已在整個大胤國張開羅網,相信不日便有結果。」

金碧輝煌的大殿內只有兩個人,一個端坐在極致奢華的龍椅之上,一個俯首跪在大殿前,眉眼裡無處不是阿諛奉承。這是當今權勢之頂,一個是萬民之王,一個是百官之首。

「寧無恙,任你為丞相之日我就把這件事交付於你,這麼多天了你還沒一點眉目?我看你是被這頂烏紗迷了心眼!」顧曦一臉慍怒,狠狠錘了一下龍案。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微臣已查明那晚禹王的兩位世子是在禹王府大管家顧沐年的保護之下從……從北凜門逃出皇城的。」寧無恙嚇得趕緊伏在地上,頭埋得更低,說話都變了腔調。

「你說什麼?北凜門?」

「微臣不敢欺瞞陛下,據微臣收到的消息,北凜門守將季宗綸曾受禹王恩惠,正是他在當晚於長安街掩護顧風月等人從北凜門逃出皇城。」

「放肆!季宗綸人在哪兒?」顧曦氣的猛拍龍案,一下從龍椅上站了起來。

「微臣今晨趕到季府,已經空空如也。只有……只有季宗綸一個人在府門前等着微臣,像是早知道事情敗露。」

「你去了他府上?那為什麼不帶過來!」

「季老將軍他……他已經自刎了……他……他說他奉皇命守了北凜門十五年,從未放進一個賊寇,也沒放出一個叛黨。他知道他犯了不赦之罪,死也要死在北凜門之下。」寧無恙小心翼翼地說著,還不時瞥幾眼顧曦臉上的表情。

「呵,呵!真是荒唐!他以為他是誰?朕准許他死在哪兒了嗎?給我派人全境搜捕季家的餘孽,無論婦孺老幼皆殺無赦!」

顧曦愣了一瞬,隨即狠吸了口氣,他知道他這個新皇還有很多人不服,那就得做點什麼讓人不敢不服。

「可是……可是微臣擔心朝中大臣們會心生怨恨,畢竟……畢竟那季宗綸也算是開國老將,於我大胤有過諸多貢獻。」寧無恙試探了一句。

「怨恨?誰敢怨恨他們的王?我那混賬弟弟持兵欲反,我不該斬草除根嗎?傳令下去,一旦發現季家老小,就地處決,懸其屍首於北凜門七日!」顧曦又猛地拍了一下龍案。

靖華鎮。

「哎喲我的小祖宗,轉眼的功夫你又出去惹事了!說過千萬次了白府的海棠花亂摘不得,你看你可好,生生抱了一大捧回來。老爺知曉了定會責罵我的,這可如何是好啊!」庭院里老婦人滿臉焦慮,對着眼前十來歲的小女孩不停地念叨,一副哭腔。

「哼,這是燁之哥哥送予我的,勿需你多管了。」小女孩生得眉清目秀,肉肉的小圓臉上的稚氣仿若要滴落下來。

「白家二少爺白燁之?那可是白家老爺最疼愛的幼子,既是這樣老奴就放心了。」老嫗人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會心一笑。

靖華鎮口。

「什麼,你說你們這鎮子並無旅棧?」顧沐年有些驚詫,他們一路走來遇到不止一兩個名作「靖華」的鎮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