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砍2:我在北地有座堡》[騎砍2:我在北地有座堡] - 第5章 流浪騎士——古斯塔夫

把最後一個賴在「大酒桶」角落裡的醉漢拉出去之後,酒屋裏面終於沒了客人。

牆邊的稻草被這些不自覺的客人們搞得到處都是,地面上到處都是食物殘渣,甚至還有幾處嘔吐物。

林恩輕輕關上門,一邊給賈里德大叔說著剛剛的事情,一邊拿起工具幫助阿曼達打掃地面。

賈里德大叔不停感慨戰爭到來的突然,最後痛罵兩個領主,戰爭最後苦的還是農民。

說罷,賈里德大叔走到吧台那裡從喬伊斯手中領了五枚第納爾,推開門回家睡覺去了。

喬伊斯一個晚上都很忙碌。

她要把這些顧客的花銷都給記好,還得防止他們沒付錢就跑掉。

她得去外面的那些攤位上預定一下明天的食材,一大早就要派夥計去取。打烊的時候要算一下今天「大酒桶」入賬了多少,再給幾個夥計發放今日的薪水。

林恩和阿曼達忙活半天,終於把酒屋打掃的差不多,儘管仍有些陰暗,但總歸整潔了許多。

喬伊斯見兩人收拾完事兒,把他們喊過來,遞給阿曼達三枚第納爾。

林恩有四枚,照喬伊斯的話來說,勤勞的人應該得到獎勵。

收下並感謝了一句,林恩便回屋休息去了。

……

沒過幾天,戰爭果然爆發了,巴旦尼亞對瓦蘭迪亞宣戰。

儘管距離戰爭前線很遠,但戰爭的波紋已經來到了加倫城。

前線物資緊俏,最近幾天已經有幾支商隊裝滿馬車,出發前往北方了。

送信者來來往往,王族與貴族,商人與工匠們的信件絡繹不絕。

就連守城的兩個士兵最近也收斂了許多,仔細核查每一個進入加倫城的人,要是混進了巴旦尼亞的士兵引發了混亂,他們准沒好果子吃。

當然,「大酒桶」依舊是那個熱鬧無比的地方。

前天科里來城裡處理些事情,順路來到「大酒桶」找林恩敘了敘舊,兩個人說起農民得不到應有的待遇的時候,林恩說道:「經濟是一個王國的基礎,負責生產的農民是最關鍵的。」科里深表贊同。

科里還十分隱晦地說,他的父親最近強迫他接手家裡的農活。

他十分沮喪,他承認農民是令人尊敬的勞作者,但連土地都不是自己家的,這樣下去只能繼續被地主老爺們剝削,他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想要改變,但父親的權威仍然壓迫着他,他有些迷茫。

林恩思索了下,說道:「自主是男女長大後最重要的事情,你要敢於做自己,你不能一輩子都活在他的羽翼下,和你的父親再好好溝通一下吧。」

科里似有所悟,又向嘴裏灌了幾大口啤酒就離開了。

此時小尼克正站在林恩旁邊,和他說著在城裡的見聞。

從林恩做「大酒桶」的夥計之後,小尼克就時不時到酒屋找林恩說說話。至於原因,他喜歡林恩做事認真的態度,說的話還很有道理,當然了,還有林恩的廚藝。

相隔千年的思維差異,使得林恩有時候說的話顯得有些與眾不同。

壁爐的火熊熊燃燒,桌上的蠟燭忽亮忽暗。

最近一個來自帝國的流浪騎士住在「大酒館」,林恩自掏腰包為他做了一份紅酒醬雞,征服了他的胃,這也讓林恩得以在空閑的時候可以向這位騎士請教各個王國的歷史與卡拉迪亞大陸的通用文字——帝國的文字。

林恩一邊聽着小尼克說著城中的趣事,一邊拿着一根尖尖的木炭在一塊木板寫寫畫畫。

小尼克可是孩子王,其他的孩子們經常把從大人口中傳出的消息說給他聽,哪種貨物運到其他城鎮賺的更多,幫派老大「釤廉」佩塔竟幫助了一個普通市民等等。

至於小尼克為什麼是孩子王,大方的他每隔幾天就會為其他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