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砍2:我在北地有座堡》[騎砍2:我在北地有座堡] - 第5章 流浪騎士——古斯塔夫(2)

子花上一枚第納爾買些吃的。

林恩聽到城門口兩個士兵最近的表現,不禁笑出了聲。

「帝國的文字可真晦澀啊!你看看,明明就一個詞語,卻要寫這麼長。」林恩嘟囔道。

小尼克回應說道:「是啊,城裡的貴族老爺們都不願學習,聘請了好幾個翻譯官。」

林恩把木板在地上用力蹭了蹭,然後又寫了一個詞語,依舊是那麼長,感嘆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帝國已經統治了卡拉迪亞大陸這麼多年,想要深入地了解他,首先就要了解他的文字。」

「可是大家不都是在說帝國腐朽不堪?隨時都要倒下,瓦蘭迪亞騎兵的長矛終將刺穿一切!」小尼克一邊說著,一邊彷彿自己化身為英勇的瓦蘭迪亞騎兵,煞有介事的向前方捅了一下。

林恩搖了搖頭,說:「不,一個文化可以自己沒落,但若是有人想要推它一把的話,它必將爆發驚人的能量。」

「那為什麼帝國還要把土地送給我們啊?」

「可帝國畢竟還是老了啊,群狼總會在他的身上撕掉一些血肉的,現在還不夠痛。」

小尼克眯着眼,似懂非懂,忽然又說:「對了,瘦死的駱駝居然還要比馬大,林恩,你從哪裡知道的啊,你見過駱駝?那可是阿塞萊人的寶貝。」

「我沒去過阿塞萊,這是我從一個旅行者口中說的。」林恩回答,總不能說這是二十一世紀人們耳熟能詳的諺語吧。

「這樣啊,那他一定是個阿塞萊人。」

「也許是吧。」

小尼克發現側門間隙透過來的光越來越暗,於是不舍道:「林恩,我要回家了。」

「嗯,路上當心。」

「知道了!」

正好喬伊斯在酒屋大喊:「林恩!兩份紅酒醬雞!」

「好的,馬上就來!」

等到林恩和阿曼達一人端着一盤紅酒醬雞到酒屋裡的時候,客人們正大聲議論着前線的戰事。

一個剛剛從北方回來的瓦蘭迪亞商人沖眾人興奮地說道:「瞧!瓦蘭迪亞騎兵是不可阻擋的,巴旦尼亞的德魯伊莫爾堡已經被我們王國拿下了!」

「哈哈,這群喜歡光着身子作戰的瘋子也不怎麼樣啊!」

「為了勝利乾杯!」

「幹了!」

酒屋裡的人紛紛叫嚷。

有一個從附近村子前來買醉的地主舉起杯子,大聲道:「為了慶祝這次勝利,我宣布在座的各位今晚喝的酒都算在我身上了!」

聽到此言,眾人歡呼聲更甚。「瓦蘭迪亞戰無不勝!」

「不要小瞧了巴旦尼亞人,他們是天生的戰士,德魯伊莫爾堡很快就會被奪回去的。」一個聲音冷不丁打斷了這個熱鬧的氛圍,聲音不大,但很冷靜。

這句話一出,彷彿給整個酒館潑了一盆冷水。

「你說什麼!」

「誰說的,站出來!」

周圍的幾個人對聲音的主人怒目而視,甚至有幾個人站起來準備給這個傢伙教訓一頓。

林恩踮起腳尖,發現他們圍住的正是教給自己帝國文字的流浪騎士——古斯塔夫。

常來「大酒桶」的人都知道古斯塔夫的實力,他曾一隻手把一個挑釁他的混混舉了起來然後扔到了地上。

站起來的那幾個人雖知道可能幾個人加起來都打不過古斯塔夫,但還是不想落下面子,仍然倔強地圍在那裡。

古斯塔夫說:「實話而已!」他撥開圍住他的人,走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幾人相視無言,不敢阻攔。

正巧此時吟遊詩人開始了他們今天的最後一曲,激蕩又澎湃。

「捕鯨路上鬼船飄,死人掌舵把槳搖,作祟時刻黑雲嘯,流浪北地雪山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