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砍2:我在北地有座堡》[騎砍2:我在北地有座堡] - 第8章 動身前的準備

正如古斯塔夫所預料的那樣,剛入冬的時候巴旦尼亞就把德魯伊莫爾堡給奪了回去。

直到冬天都要結束了,兩個王國之間的戰爭還在繼續,很多人都覺得這場因可笑的原因引起的鬥爭快要結束了。

歸根結底是瓦蘭迪亞的德泰爾國王已經有些厭倦了,他不但要在前線指揮軍隊,還要統籌他們的吃、穿、住,最後還要調解互相埋怨的男爵們。

這些男爵們更願意打着自己心裏面的算盤,極度不配合他的行動。

德泰爾國王想要迅速結束這場紛爭,哪怕是上交一些供金。

想法總是很美好的,可現實終究還是現實。

巴旦尼亞依舊咄咄逼人,不攫取到更多的好處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

林恩估計了一下,古斯塔夫有十天的時間沒有回來了。

這有些不符合常理,在他和那些商隊護衛們動身的前一個晚上,林恩明明聽到他們要運送貨物前往瓦蘭迪亞的薩哥特。

一個農民步行從加倫到薩哥特往返的時間也就是七八天,何況是這些騎着馬的護衛。

很多客人認為一個經常為商人跑腿的騎士離開一個酒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但林恩覺得事情有些蹊蹺,古斯塔夫要是離開加倫城前往其他城鎮的話為何在「大酒桶」訂的屋子還沒有退,而且昂貴的破曉者還在他的手上。

同時「大酒桶」看似一切依舊,卻又有一些不對勁。

幾乎每天都會有一個氣勢洶洶,滿嘴污言穢語的精壯男人來到酒屋中,幾個人都有着相同的特點,比如眼睛四處亂轉,與其他客人說話的時候都曾十分隱晦地問道,十天前離開加倫城去往其他城鎮運送珍貴物資的商隊的事兒。

客人總是流動的,林恩在忙活之餘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這幾個人的身上,這才發現他們的問題。

「你說,加倫城附近有比較大的土匪老巢嗎?」林恩問了問旁邊的小尼克。

「這個……」城內的很多事兒他都了解,城外的話他也幫不上什麼忙。

站在一旁切羊羔肉的賈里德大叔忽然說道:「有的,就在加倫城外東北方向斯基沃山脈的山腰處,他們人多勢眾,若是看到落單的旅客或者人數不夠多的農民的話就下山劫掠。」

小尼克問道:「領主大人們不收拾他們嗎?」

賈里德大叔放下手中的肉,說道:「怎麼可能不收拾?這種土匪長期存在的話對領主的統治很不利啊。」

「那他們怎麼還在那裡?」

「剿匪失敗了啊,前幾年的時候每次領主大人前去圍捕,他們要不就是一鬨而散,逃竄到後面的深山之中不見蹤影;要不就是提前得到消息直接跑路,只留下一個空蕩蕩的基地。所以到現在他們活得仍舊很滋潤。」

小尼克恍然大悟,咒罵道:「真是群狡猾的傢伙!」

賈里德大叔回道:「前幾天『大酒桶』裏面貌似就來了一個土匪老巢的盜匪,也不知要做些什麼。唉,周圍的鎮民們還在和他談笑風生,我擔心我說出來之後他會傷害周圍的人。後來我到後廚忙活了,等到我再出來,他已經離開了。」

小尼克說:「準是城門口那兩個只認第納爾的貨色放進來的。」

林恩聽完賈里德大叔的話,思索了一下。

古斯塔夫先生跟隨着的商隊中的貨物十分昂貴,會不

猜你喜歡